家务事小离婚事大(为什么家务事难处理)

发布时间:2020-09-14    来源:业界动态    浏览:

  离婚纠纷居高不下,挑战传统审判模式,山东吴城新体验,挽救婚姻,保护孩子

  相爱如何收拾家务

  沙发、茶几、绿色植物.要不是桌上贴着“男人”、“女人”、“委托代理人”等标签,墙上还有“家事法庭”的提醒,张还以为是家里呢。

  张和李没有结婚几年,但有了孩子后,因为家庭琐事,矛盾越来越大。女方李提出离婚诉讼,张始终不同意。落座后,张法官并没有急于开庭,而是先要求双方在纸上列出各自的优势,然后播放了被告张提交的结婚视频和恋爱照片。

  看着它,李的眼睛变红了。因为详细了解了诉前调解和家庭调查的情况,张判断这不是死婚,离婚只是一时冲动。张在法庭上观察了双方的表现,趁热打铁进行调解。

  从当初的夫妻之爱,到现在可爱的孩子……家庭的艰难与幸福,张谈了很多,不仅指出了张自身的问题,也促使李更加理解。一上午的努力终于使这对夫妇重归于好。

  这是山东省婺城县人民法院审理家庭案件的一幕。

  目前,家事审判改革的“吴城经验”取得了显著成效。近两年来,经诉前调解登记的家庭案件1153件,其中经调解和解374件,和解率32.4%,进入诉讼程序的家庭纠纷数量比过去同期下降23.4%。

  此外,县民政局婺城县法院设立的家庭指导中心自运行一年以来,共调解离婚案件904起,其中调解309对,调解率34.2%。

  婺城县法院是山东省家事审判改革试点法院,其经验是全省的缩影。近两年来,山东省法院一审家庭案件数量连续两年下降,各试点法院撤诉率和利息判决率均有不同程度的上升。

  吴城县法院的经历有哪些亮点?近日,《法制日报》的一位记者来访。

  审理离婚案件不容易

  婺城县是中国北方典型的农业县,近年来离婚率一直在上升,令人惊叹。

  从2013年到2019,的四年间,婺城县登记离婚和判决离婚的数量一直在增加,最典型的是2019,有2086对夫妇登记结婚,但登记离婚和判决离婚的总数达到了1104对。

  吴城县法院院长陈晓晶认为,这是婚姻家庭领域社会问题的反映,也是中国许多地方的真实写照。多元开放的社会环境导致人们思想观念的变化;外出打工导致人流增加,长期分居家庭不稳定;年轻人性格独立,缺乏包容,闪婚、闪离、冲动离婚增多;离婚效率高,成本低.陈晓晶一口气列举了许多理由。

  高离婚率导致许多问题,如网瘾、吸毒和校园暴力.不仅如此,还对老人和妇女产生了负面影响。

  “离婚案件约占法院审理的家庭案件的90%。以前在审理家庭案件时,双方非常对立,不考虑任何感情因素。但家庭案件不同于普通民事案件,具有个人属性、伦理道德、情感色彩等特征。既要保护当事人的财产利益,又要保护当事人的身份利益、人格利益、安全利益和情感利益。”山东省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人民法院院长杨贵福说。

  比如杨贵福说,一对夫妻生活了几年,十年,甚至几十年,夫妻关系是不是真的很难确定

  2018年德州市率先以市委办名义发放《家事诉讼程序操作规程(试行)》。今年1月,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成立了以孟祥刚院长为首的全市家事审判改革领导小组。

  基于“吴城经验”,家庭审判改革的“德州模式”日趋完善。

  挽救婚姻,尽可能保护孩子

  耿春玲是婺城县李家湖镇六官屯村的妇联主任,也是名门的调解员和家庭调查员。最近她接手了一起离婚案。

  由于本案有调解的余地,法院征得双方同意,在耿春玲起诉前进行了调解。“当时,那个女人回到了她的家庭。我找了很多人去她家劝她,最后那个女的改变主意了。”说到这里,齐春玲充满了自豪。“通过调查,了解到他们家庭条件较差,并向法院反映,目前正在协调民政部门的救助,他们孩子的就学问题也通过教育部门得到了解决。”

  “我们建立了‘党委领导、政府支持、法院领导、部门联动、社会参与、专业介入’的家庭审判改革领导机制。”婺城县委副书记、县家庭审判改革领导小组组长纪认为,这项改革不是法院一个人的事,在党委的领导下,无论是制度设计、部门联动还是人员招聘,都非常顺利。

  在工作机制的保障下,婺城县法院对审判模式大做文章。“家庭案件,尤其是离婚案件,不能只着眼于财产分割,更重要的是,如何挽救婚姻,即使不可或缺,也要尽量减少矛盾,保护孩子的切身利益。”陈晓晶说。

  因此,婺城县法院坚持调解优先的四项原则,以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当事人当面出庭、不公开审理为重点,实行诉前调解、家庭调查、离婚财产申报、心理咨询、冷静修复计划、家庭回访、人身安全保护、离婚有效证明八项制度。

  比如双方同意离婚但不抚养孩子的情况,一般不允许离婚;对于大家都在争夺孩子抚养权的情况,通过家庭调查系统可以了解真实的抚养权情况,通过未成年人看护室可以了解与父母的亲密程度,综合判断谁更有利于抚养孩子。

  针对有专家质疑制度设计突破了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杨贵福认为:“改革意味着突破,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因此,在审理家庭案件时,法院应加强权威,适当干预当事人。处分权,如离婚双方的财产状况,是否有子女等。”

  “比如设立冷静期,法院不搁置案件,法官要引导家属调解员和家属回访员在此期间进行调解和回访。还会制定修复感情的计划,让不想离开的一方在冷静期表现出色,给对方留下深刻印象。”杨贵福解释道。

  创建家庭纠纷调解平台

  中间有两个沙发,中间茶几上放着男女的红色座椅,对面也有一个沙发。“家庭法官”的座位放在茶几上。庭审时,法官和当事人完全是正面交锋,法官对面的墙上有一台电视机。在审判法庭的角落里,还有一圈藤椅和一张小圆桌,上面有“情绪复员”的座位标志。环顾四周,家庭和解歌曲,家庭图片,家居和字画都很温馨。

  在婺城县法院老镇法院家事审判庭,记者发现,这里就像家一样。

  “审判过程就是修复感情的过程。要特别注意消除对立,弥合家庭纽带,恢复情感。”陈晓晶说,要把宫廷布置成家庭式的,还要注意

  去年3月,婺城县法院在县民政局成立了家庭指导中心,这在山东省尚属首例。温馨舒适的室内环境和无处不在的家庭标语让人眼前一亮。

  现在,在你登记结婚之前,你必须接受婚姻家庭顾问赵爱荣的婚前指导。同样,每一对来离婚的夫妻也要接受调解。他们心情大好的时候,调解员傅秀芬会背靠背调解,让他们分别来“心港”和“车站代理”。

  “聊着聊着,双方矛盾有多深,症结在哪里,就清楚了,然后我灵活调解。”傅秀芬说。

  此外,婺城县法院在乡镇县建立了三级综合家庭调解制度。法院的诉前调解中心成立了专门的调解委员会,由退休法官、人民陪审员、社会名流、爱心联盟成员、“四大道德楷模”等组成。并全力从事诉前指导和调解工作。

  谈专业和恋爱很有必要

  说着说着,张秀英哭了起来,眼泪掉了下来。

  在法院诉讼前的调解中心,先后设立了“秀英姐姐调解室”、“康静心理咨询室”、“艾荣家庭指导室”和“未成年人看护室”。由于他丰富的经验和善于调解,他特别以张秀英的名字命名了调解室。

  “时间长了,我充满负能量,容易哭。”退休干部张秀英心地善良。“就像母亲和孩子说话,只有慢慢说,才能劝他和好。如果情况复杂,我们必须与家庭调查员和心理咨询师合作解决纠纷。”。

  “即使调解不成功,双方也必须离婚,也要尽量减少矛盾,不要因为离婚而制造新的问题。”张秀英说,有一对夫妇要离婚,但他们和平分手了,即使是强大的婆婆也软化了态度,主动提出帮助男方照顾孩子。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在陈晓晶看来,人事团队非常关键。“解决家庭纠纷是良心,个人要求比较高。法律专业知识只是最基础的。调解技巧、沟通艺术和灵活性不可或缺。”陈晓晶介绍说,如果制度设计完善,诉讼程序完善,不谨慎、不灵活地执行,就会成为一纸空文。

  目前,婺城县法院成立了五个家事审判小组。岗位法官必须具有丰富的审判经验,性格温和,责任心强,擅长调解工作。该小组由首席法官助理书记员的N名助手组成。

  “我们不仅要讲法律,还要把孝、礼、德、家文化融入审判过程。审判时一定要能观察言行,一定要善于利用各种制度调动各方资源。”法官张表示,虽然案件数量众多,但家庭案件一定不能操之过急。我们必须找到缓解冲突、挽救婚姻和保护儿童的方法。

  辅助人员方面,婺城县法院组建了由家庭调查员、调解员、心理测试员、心理咨询师、情感康复、家庭回访员、青少年看守员组成的“七人”辅助团队,通过向社会购买服务,充分发挥专业优势。

  记者了解到,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还专门成立了由3名岗位法官和2名助理组成的家事审判小组,以家事案件二审为主,实现家事审判一审与二审的联动。记者姜彭

家务事小离婚事大(为什么家务事难处理)
  • 的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