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案件中,嫌疑人还有哪些权利?

发布时间:2019-11-16    来源:刑事辩护    浏览:

  未来的刑事辩护中,嫌疑人还有哪些权利?我对刑事辩护有了一些粗浅的认识,并作为非正式的学习笔记与朋友们分享。
刑事辩护案件中,嫌疑人还有哪些权利?
  作为刑事辩护,其起点应该是所谓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称为起诉前的嫌疑人和起诉后的被告人)或辩护人在刑事案件立案后进行对抗侦查和起诉的一系列活动,最常见和最主要的阶段是审判阶段。在刑事案件立案之前,没有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这样的陈述,自然也没有刑事辩护这样的陈述。

  至于刑事辩护,从行使主体的角度来看,可以分为自卫、委托辩护和指定辩护。从行使阶段来看,大致可以分为诉讼前辩护和诉讼中辩护(一审、二审、再审)。从防御效果来看,大致可以分为有效防御和无效防御。从防御行为来看,大致可以分为积极防御和消极防御。从辩护形式来看,大致可以分为无罪辩护、量刑辩护、轻辩护、程序辩护和证据辩护。

  第一个问题,知道辩护权的主题。辩护权属于嫌疑人和被告的专有财产,辩护人行使的辩护权由授权代表。

  也就是说,除了非常特殊的指定辩护之外,嫌疑人和被告人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随时终止委托关系。但是,律师和辩护人接受委托后,不得无故终止委托关系。因此,辩护律师接受委托后,在与委托人沟通协商后,应关注委托人的利益,尊重委托人的意愿,尊重委托人的自愿选择,在委托人授权范围内,按照委托人不认罪、认罪但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的意愿尽职尽责地进行辩护。在辩护的目的上,应当与委托人一致;防御方法可以不同于客户的要求,但应事先说服和沟通。

  应当注意的是,律师的独立辩护并不独立于嫌疑人、被告人的意愿和法律的明确规定,而是不受其他行政机关和个人等外部因素的干扰。法律的明确规定意味着辩护人不能从事法律和律师职业道德禁止的行为,也不能妨碍诉讼的正常进行和法律的适当实施。

  第二个问题是根据案情选择不同的辩护形式。专家认为,刑事抗辩主要分为五种形式:无罪抗辩、量刑抗辩、轻抗辩、程序抗辩和证据抗辩。

  捍卫清白可以通过实体法或证据法来实现。实体法中的无罪是指犯罪构成和法定免责中的无罪证明。证据无罪是指从不符合法律证明标准的证据中证明无罪。量刑辩护是指在不反对控方指控的基础上,说服法官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的判决结果。为轻罪行辩护实际上是从两种罪恶中取其轻,并试图将重指控转变为轻裁判指控,或者通过减少罪行数量和推翻某些指控来获得较轻的惩罚。程序性辩护是指通过指控调查人员和法官的违法行为来获得程序性救济。证据抗辩是指根据证据规则,对单个证据能否转化为最终判决的依据以及现有证据能否满足法定证据标准的抗辩。

  律师应根据客户的意愿选择不同的辩护方向,采用最有利的辩护方式进行辩护。

  第三个问题是如何让被告获得高质量的法律帮助。这并不意味着只有在胜诉后,被告才能获得高质量的法律帮助。主要是指律师在辩护中是否履行了追求正义、平等和自由的法律价值的职责。

  在刑事辩护中,律师履行自己的义务没有统一的评价标准

  如果由于辩护律师未能履行职责,诉讼最终将被推回到一个新的水平,那么刑事辩护在人权保护方面将进入一个新的高度。

  第四个问题是保护辩护律师调查和获取证据的权利。在刑事辩护过程中,律师一定会进行相关的调查和取证。调查可分为自我调查、向法院申请调查和法院委托律师通过调查令进行调查。

  在律师调查取证过程中,在调查被害人及其证人和其他相关人员时,应获得双重批准,即法院(检察院)和被害人一方的相关人员必须同意;在调查其他证人时,他们还必须征得他们的同意。如果相关人员不配合、不同意或不支持律师的调查,他们将不予配合。目前,没有保护他们的纪律措施。他们只能申请法院通知他们出庭作证。对于不配合律师调查的有关部门和单位,律师只能向法院申请调查取证。关于法院向律师发出调查令的问题,律师自行下令调查取证的情况以前在一些地方出现过,但现在已经统一停止。

  今后,如果能够实现,如果法官和律师在律师获得相关线索而无法进行调查时配合调查,或者如果法院发出调查令而律师持有调查令,律师的辩护职能将被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

  第五个问题是嫌疑犯和被告阅读报纸的权利。嫌疑犯和被告从来没有权利审查文件。对于律师来说,律师无权在调查阶段审查文件。律师只有在被移送审查起诉后才能阅读这些文件,但没有明确规定被告是否可以阅读这些文件。

  无论证据是如何报告的,都不能在法庭上直接阅读。律师可以在诉讼中核实被告的相关证据。应该如何进行这种核查?律师可以通过口头报告核实什么样的证据,或者他们会把相关书面材料的副本带给被告?

  优点和缺点是硬币的两面。就优势而言,这种权利可以让被告人和辩护人在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中事先保持一致的立场,最大限度地避免矛盾和冲突,争取最佳的法庭审判效果。然而,在欺诈方面,可能会引发翻供、串通、伪证、报复证人等一系列问题。这需要相关系统的保护。

  当然,只有明确界定妨碍律师作证罪,解决被告审查文件的时间、范围和时机,才能实现被告审查文件的权利。

  第六个问题,嫌疑人和被告要求会见律师的权利。大多数以前的采访权强调律师要求会见嫌疑人和被告的权利,指的是嫌疑人和被告要求律师来见他们的权利。

  如果嫌疑人或被告有权主动请律师来见他,他对律师帮助的被动接受就变成了对律师帮助的主动请求。外国电影中的“我能对我的律师说什么”场景、沉默权、审讯期间律师在场等。可能很快就会来。

  嫌疑人、被告人有权要求律师会见后,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决定会见律师的时间和频率,与律师建立互信关系,告诉律师某些事实,征求律师对某些问题的意见,甚至与律师就辩护观点进行协商和讨论。同时,也可以为今后律师诉讼职能的评估提供参考。

  一个无辜的人可以通过律师的辩护重获清白。犯了轻罪的人可以通过律师辩护而免受重罚。一个真正犯了严重罪行的人在得到律师辩护后仍然会被判重刑
刑事辩护案件中,嫌疑人还有哪些权利?
  • 的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