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纠纷执行难该如何破解?强制执行吗?

发布时间:2020-09-10    来源:业界动态    浏览:

  据中国好声音《新闻纵横》报道,近年来,我国大部分城市房价持续上涨,导致房屋销售过程中频频出现违约甚至违约等违约精神。在这些争议被提交法庭后,一些裁判没有被强制执行。结果很多当事人名义上打赢了官司,实际上却失去了财产。

  北京市民赵女士为一套房子打了四场官司,持续了八年。在完全胜诉后,卖方仍然住在赵女士的房子里。赵女士说,2006年,她花了60万元从王先生那里买了一套京西的拆迁房。赵女士说,王先生买这套房的时候,房子是30多万。当时双方签了协议后,她马上送现金。房子是前瞻性的房子,应该是2011年5月份交的。王先生因为房价上涨感到有些遗憾,不愿意配合赵女士入住。

  赵女士称,经过多次无效沟通,双方通过司法渠道解决了纠纷。2010年,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均认定该房屋买卖协议合法有效,王先生应配合赵女士办理入住手续,将房屋所有权转移至。之后,赵女士从开发商那里拿到了房子的钥匙。经人民法院依法裁定,纠纷得到圆满解决。

  开发商交房后,赵女士开始装修房子,但在装修过程中,王先生将父母搬进了依法已明确为赵女士的房子。“(我)敲了敲门,他没开门。我当时报警,警察就过来了。”

  赵女士说,当时出去的警察说,“你是经济纠纷,要不你得去法院。”随后,赵女士打了两次官司,要求王先生搬出他的房子。2012年,法院最终裁定,王先生的父母应在判决生效后15日内搬出所涉房屋,并按每月4000元的标准支付在赵女士的房屋使用费,直至实际搬出之日。赵女士说,二审判决已经六年多了。在此期间,王先生的父亲死在了涉案的房子里,而他的母亲仍然住在涉案的房子里,拒绝搬走。

  在法院终审判决未能有效执行的6年里,也多次到法院,通过各种渠道核实,所涉财产的执行不会导致王先生或其母亲无处居住。但截至目前,该房屋名义上为赵女士合法所有,实际上已被王先生的母亲非法占用很长时间。

  在房屋买卖过程中,由于房价上涨,卖家很难反悔。赵女士的经历不是个案。

  北京市男子李在出售该房屋后未配合买受人转让该房屋,经生效判决确认其有义务转让该房屋并支付违约金后转让该房屋,致使判决无法履行。今年5月底,李被海淀区人民法院认定构成拒不执行判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

  去年4月,来自云南昆明的男子谭某在卖了房子后忏悔。法院判决后,他仍然不愿意卖房子,拒绝退还房价。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强迫当事人腾空房屋。

  湖北武汉的一对夫妻,在卖了房子收到房款后,在房子里住了六年。在被送上法庭接受司法拘留后,这对夫妇仍然拒绝交付房子。8月,2019,法院在寻找好的出租屋后,依法强制将房子腾空。

  2015年,深圳一男子后悔房子卖便宜。法院判决后,他仍然拒绝搬出房子,甚至与警察对峙了五个小时的油箱。

  在2019,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中提出,要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的问题,打破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屏障。今年3月底,周强再次强调,要坚决如期取得“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最后胜利,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到公平公正。但是,我们也要认识到,解决执行问题绝不是法院的事。近年来,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快速变化,社会矛盾复杂多样,一些困难甚至无法解决的纠纷和纠纷往往被推至人民法院,人民法院是矛盾和纠纷最终解决的司法机关。但是,要执行的大量案件,仅靠人民法院有限的人力显然难以应付。就房地产纠纷而言,如何解决执行问题是整个社会面临的一个综合问题。

  2009年5月,洪女士通过司法拍卖的方式,在盱眙县工业园附近购买了一块工业用地,并在该土地上拥有一家工厂。但是,外人王某、翟某、白某等。以厂房原业主欠他们钱为由,非法占用上述土地和厂房,历时9年。本月16日上午,在江苏省盱眙市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厂房腾空的现场,指挥此次行动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委员会副主任刘红兵表示,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多次发布公告。今年5月,他们最后一次发布公告,说明拒绝搬迁的后果,并限制他们最后搬迁的期限。然而,在截止日期之后,他们仍然没有搬迁。这些人碰运气,认为法院只是吓唬他们。

  那天在执法现场,还是有一些人试图抗拒法院的强制执行。两个代理家庭因阻碍遗嘱执行人在现场被拘留。洪女士终于走进了自己的工厂,她很高兴。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委员会副主任刘红兵承认,类似的房地产执行案件,尤其是在强制拆迁过程中,往往会遇到许多困难情况。

  以前只有一套房子的时候,基本上是“无法实施”的。但是现在,最高法有了新的司法解释。刘红兵表示,根据现行司法解释,可以在保证租金5至8年的基础上强制执行该房产。

  社会纠纷纷繁复杂,法院作为司法机关,负责社会纠纷的最终解决。每年处理四五百个案子的执行法官不在少数。刘红兵说,之前,对被执行人的财产调查占用了办案法官很多精力。现在法院与公安、银行、房管等部门挂钩,客观上缓解了“多案少案”的矛盾。实施工作的核心是查人查事;第二,财产的实现。过去对于财产调查,执行法官可以说是“断了腿”。三年来,最高人民法院在财产调查方面不遗余力,与相关财产管理部门建立了合作查询机制,充分利用信息技术建立网络调查和控制。

  事实上,如果社会成员能够完全遵守法律,自动履行法院的判决,大多数案件根本不会进入执行程序。执行程序是针对某些社会成员违反契约精神,无视法律权威和人民法院尊严的行为,纠正司法失信的最终途径。然而,在现实中,执法作为维护司法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却成为了第一道“深度收费”。刘红兵认为,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央政府在解决困难的部署安排方面具有根本和全面的意义。

房产纠纷执行难该如何破解?强制执行吗?
  • 的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