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借贷利率下降至24%以后会出现什么问题?非法放贷会更猖獗?

发布时间:2020-09-10    来源:业界动态    浏览:

  降低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是否会导致名义上的利率市场化?民间借贷的利率管制是否会助长不法高利贷猖獗,导致非法借贷祸乱丛生的局面?

  最近,最高人民法院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联合发布了一份名为《最高人民法院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为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的文件,以规范民间金融市场。

  《意见》提出要及时修改完善民间借贷案件审判适用法律的司法解释,大幅降低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

  这一说法一度引起理论界和市场的极大关注。《第一财经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专家,了解到上述文件虽然不是司法解释或行政法规,而是政策意图,但信号强烈,旨在保护和促进民间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发展。但也有不少专家对此表示担忧:司法保护利率标准的进一步下降,可能导致中小企业放贷资金不足,也可能助长非法高利贷的进一步猖獗,对此应谨慎对待。

  如果降低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会有什么影响?

  早在2015年,最高法就颁布了《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了“二线三区”规范民间借贷的做法。

  “两条线”是36%和24%的红线;“三区”是指由两条红线划分的区域:不足24%为司法保护区;24%~36%为自然负债区;超过36%是无效区,属于非法贷款。

  《意见》提出大幅降低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坚决否定高利贷和非法借贷的效力,以维护金融市场秩序,服务实体经济发展。

  一个关键问题是,自2015年“两线三区”规则颁布以来,民间借贷利率并未真正跌破24%。

  “司法保护利率标准将进一步下降。一方面会让“太麻烦”、“怕风险”的基金退出市场。另一方面会让那些更愿意冒险、更大胆的基金对债务人提出更多要求,让水面下的债务冰山变得更大、更危险。”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苗尹稚说。

  长期以来,民间借贷主要是指自然人之间、自然人与法人或其他组织之间、法人或其他组织之间以货币或其他证券为标的的金融中介行为。经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从事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及其分支机构,以及发放贷款等相关金融业务,不属于民间借贷范畴。

  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7年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明确指导精神,如果金融贷款合同的借款人以贷款人主张的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等费用过高且与实际损失存在重大偏差为由,请求减少超过年利率24%的总金额,则应予以支持,以有效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这意味着金融机构融资费用上限也受年利率24%的约束。

  “如果调整民间借贷司法解释,降低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金融机构贷款利率上限也会相应调整。”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彭兵告诉记者。

  彭兵建议,利率的调控可以是控制消费贷款和商业贷款,而不是区分民间贷款和正规金融机构,这样会比较合理。

  参照LPR设定上限是否可行?

  有传言称,最高法正计划修改民间借贷的司法解释,或者参考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并根据修改上限值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告诉记者,从监管和货币政策的角度来看,下调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并按照LPR的倍数进行限制是不合适的。“我们一直在推动利率市场化改革,取消利率的上限和下限,让市场自动发挥作用。从民间借贷的角度来看,金融监管当局没有设定民间借贷利率的依据。”陈文说。

  根据最高法院1991年发布的《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规定,民间借贷利率可适当高于银行,地方人民法院可根据本地区实际情况掌握,但最高利率不得超过银行同类借贷利率(含利率)的4倍。超过这个限度,超额利息就没有保障了。

  自那以后,央行在关于禁止地下银行和打击高利贷的通知中严格监管民间借贷。其中一项内容是,个人的贷款利率由借贷双方协商确定,但双方协商的利率不得超过央行公布的同期同档次(不含浮动)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的4倍。超过以上标准应该定义为高利贷。

  民间借贷最高法定利率参照4倍LPR报价设定的传闻就是由此而来。根据LPR最新报价,1年期品种报价为3.85%,以此计算,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约为15%。

  至于这个计算值,专家认为不可靠。“利率市场化实施多年,民间借贷利率可以封顶,但封顶的方式、额度、水平可以灵活,不要用主观想法去定数字,多次定LPR也不是科学做法。”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商法研究室副主任赵磊说。

  陈文认为,目前,一些银行的信用卡和消费金融公司的利率已经超过了15%的上限,更不用说民间借贷了。如果民间借贷利率控制在15%以内,民间借贷市场可能不复存在。相反,它将迫使那些不指望寻求司法支持的破坏性私人借贷在黑暗中发展。

  陈文建议,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所依据的基准贷款利率应符合整体市场情况,且倍数应灵活。然而,从司法角度来看,利率的灵活性和法律规则的相对稳定性不能同时考虑。

  除了利率,法律调控的重点是什么?

  近几年来,监管严厉打击了暴力催收等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市场混乱,也为部分恶意逃债的借款人提供了机会。市场也担心这样会进一步导致逃债普遍化。

  很多专家认为,在加强前端金融供给的同时,监管也要注意平衡,规范后端讨债行业的法律地位。

  "法律监管的重点应该是讨债行为,而不是利率."苗尹稚认为,主张降低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的动机之一是为了遏制高利贷的产业化甚至黑化。但是,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并不能降低借款人的需求,提高借款人的信用,自然也不会降低利率的市场水平。

  苗表示,要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需要多管齐下、综合治理。

  此外,根据区域经济发展现状、市场活动等因素,综合确定利率水平也成为参考建议之一。“我们应该区分不同地区的利率水平。至少东部和中西部的经济活动水平不同,利率水平也应该不同。国家统一标准肯定不适合。

民间借贷利率下降至24%以后会出现什么问题?非法放贷会更猖獗?
  • 的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