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垄断法:监管滥用知识产权

发布时间:2019-12-12    来源:知识产权    浏览:

  反垄断法:监管滥用知识产权的疏忽也成为许多互联网公司竞相占据的地方。作为回应,在游戏市场占有较高市场份额的企业一方面忙于建立自己的直播游戏平台;另一方面,他们正在通过版权诉讼建立“防火墙”,以实现从游戏开发到现场游戏广播的全方位“闭环”。从市场结构来看,游戏直播市场已经形成了相对明显的垄断结构。可能的垄断风险将成为未来游戏产业发展中不可避免的问题,其中的法律问题也值得进一步研究。
反垄断法:监管滥用知识产权
  实况游戏市场日益严重的垄断局面背后是反垄断和知识产权保护之间的不平衡。一方面,反垄断执法部门和司法部门对游戏广播行业的垄断风险认识不足;另一方面,我国反垄断法中规范知识产权滥用的相关立法不足。

  首先,在游戏产品版权的伪装下,直播游戏领域的垄断行为更加隐蔽和复杂,导致反垄断执法和司法对该领域垄断的认识不清。从司法实践的角度来看,在现阶段,对于涉及直播游戏的纠纷,司法机关往往从知识产权保护的角度关注直播游戏图片的版权属于哪一方,在平台上直播游戏是否构成侵犯版权等问题。然而,整个直播游戏的市场结构和所有相关方的利益并没有得到充分考虑。同时,市场监管部门也未能及时发现直播游戏市场的垄断风险。一些流行游戏附带的知识产权保护用户协议已经成为游戏开发商在相关诉讼中占上风的关键。版权保护条款合理合法的表面形式使得市场监管部门无法及时发现其对游戏直播市场垄断趋势的助推作用。

  其次,实况游戏市场垄断的形成与现行反垄断法规范知识产权滥用的不完善密切相关。《反垄断法》第五十五条原则上规定了反垄断与知识产权的关系(反垄断法适用于经营者滥用知识产权、排斥和限制竞争的行为)。然而,这一规定过于笼统,导致实际困难。知识产权本身是一种法律垄断。除了权利的扩张之外,知识产权的行使极其容易扩张和异化成滥用知识产权的垄断。目前缺乏的是如何界定知识产权滥用的具体规则。虽然《关于滥用知识产权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详细列出了目前有争议的涉及知识产权的垄断的相关考虑因素,但似乎无法通过设定版权保护条款和提起版权保护诉讼来有效监管实况游戏市场的垄断。

  虽然反垄断和保护知识产权在表现形式上往往有冲突,但它们实际上是以促进创新、改善消费者福利和促进工业市场发展的共同价值为基础的不同方式和相同目标。因此,要实现防范垄断风险和保护知识产权的双重目的,应从理解变革和制度建设两个方面入手,协调二者之间的利益关系,寻求反垄断与保护知识产权之间的平衡。

  在认知层面,有必要在保护知识产权的同时,增强防范垄断风险的意识。首先,司法机关和市场监管部门在分析知识产权的行使时,除了要从私法的角度确认知识产权是否受到侵犯外,还要从更长远、更宏观的角度关注竞争和创新,衡量社会公共利益和消费者福利。当的所有权

  在制度层面,应尽快完善反垄断法中规制知识产权滥用的具体制度,以协调游戏市场中反垄断与知识产权保护的关系。为了实现私人权利与公共权利、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的平衡,有必要明确处理知识产权垄断滥用的一般态度、适用原则、具体标准和考虑因素,并制定更加系统的配套法律。我国在反垄断知识产权滥用方面经验不足,可以借鉴国外经验。例如,欧盟确立的知识产权存在与行使分离的原则,可以在知识产权所有权尚不明确的情况下赋予反垄断法合理性。这一原则首先要求反垄断法侧重于知识产权的行使,而不是知识产权本身。特别是对于现场游戏市场来说,在当前几款游戏版权纠纷的阶段,除了所有权确定问题之外,还可以直接讨论版权的行使是否合理。如果这一行为的目的是“将游戏产品市场的垄断转移到游戏直播市场”,并且事实上已经产生或将产生这种后果,那么反垄断法就有必要规范看似合理合法的版权行使。当然,在完善反垄断法体系以规制知识产权滥用时,中国应坚持本土化原则。国务院办公厅2019年8月发布的《关于禁止滥用知识产权排除限制竞争行为的规定》,强调要创新监管理念和方法,落实和完善包容审慎监管的要求。这就要求在现阶段,当游戏直播行业成为平台经济的新增长点时,反垄断法在规制知识产权可能被滥用时不应越位。因此,政府部门应首先承担监管责任,对游戏直播的市场结构、未来趋势和潜在风险进行深入分析和合理预测,并通过发布相关行业信息和采访市场主体,对可能出现的垄断行为进行预先监管,从而为反垄断法具体制度的完善提供现实依据。

  
反垄断法:监管滥用知识产权
  • 的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