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关于房屋所有权转移的普通纠纷导致了一场虚假诉讼

发布时间:2019-11-17    来源:房产纠纷    浏览:

  多年前,一场关于房屋所有权转移的普通纠纷导致了一场“虚假诉讼”。因为我姐姐不满意她父亲重男轻女的态度,可以通过适当渠道转让的房子最终被一个自我指导和自我执行的“虚假诉讼”所转让,最终伤害了人们和他们自己。现在,法院在重审中裁定,我弟弟两年前买的房子不能成功地以他的名义转让。那一年,房子的卖家也被法院列在因这起“假诉讼”而失去信任的人名单上。律师提醒说,诚实信用原则是民事诉讼的基本原则,情节严重的不诚实诉讼可以追究刑事责任。
一场关于房屋所有权转移的普通纠纷导致了一场虚假诉讼
  卖家突然变成了一个不诚实的人要被处死

  时间被设定在2017年。在申请银行贷款时,王先生突然被告知,他被法院列为不诚实的人要被处决,于是他赶到西城法院查明情况。

  一项调查显示,2016年5月,西城法院受理了一起房屋销售合同纠纷。审理此案后,法院裁定,王氏夫妇拥有的一处房产归原告徐坤所有,所有权的转移实际上已经进行。但是王先生和王太太对此一无所知。王先生愤怒地以“虚假诉讼”为由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向西城法院申请再审。包括原告徐坤在内的四人被西城警方拘留。

  最初,早在2012年,双方就签署了《房屋买卖合同》,王氏夫妇以424万元的价格将自己的房产卖给了徐坤。那一年,徐坤付了房款,实际上搬进来了。但是,徐坤当时没有资格在北京买房,网上签约和转让房子只能搁置。双方同意,王先生和夫人的房产证和购房发票由徐坤代为保管,王先生和夫人在过户当天予以配合。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双方都处于被动地位。徐坤于2016年起诉西城法院,并提交了2015年签署的《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自行成交版)》号文件。根据西城法院的原始案卷,王氏夫妇当时没有出庭参加诉讼。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名叫许珍的女士作为王氏夫妇的委托代理人出庭,并提交了一份由王氏夫妇签名的《授权委托书(公民个人用)》和一份盖有“北京市西城区安李珍街道办事处”印章的《推荐信》,推荐许珍作为王氏夫妇的代理人。

  后来,证实此许珍是原告徐坤的妹妹。诉讼中使用的房屋买卖合同、被告《授权委托书》和街道《推荐信》都是假的。

  一起“虚假诉讼”导致西城法院做出判决,王氏夫妇将房子转让给徐坤,并实际执行了转让。今年5月31日,西城法院作出再审判决,裁定原判决基于虚假证据的事实错误,撤销原判决。

  不满意父亲在“假诉讼”中偏爱男孩而不是女孩

  根据徐坤的说法,他已经在2016年获得了在北京买房的资格,可以办理所有权转移。此外,2015年4月,王氏夫妇同意办理公证委托书,并委托徐坤的妹妹许珍为他们办理网上签约和过户手续,以减少办理手续的麻烦。

  既然有房地产交易,为什么不通过法律手段办理所有权转移呢?这里还有另一个故事。许珍在警方调查中提到,虽然徐坤买了这所房子,但实际上是他父亲买的。徐坤一直忙于在其他地方工作。2015年底,许珍帮助弟弟办理了相关房地产的网上签约手续。从那以后,他得知父亲已经把家乡的两栋房子转让给了徐坤。徐震不满意父亲重男轻女的态度,开始消极地帮助徐坤处理所有权的转移。直到中介公司的人想出通过诉讼解决所有权转移的办法,徐震才硬着头皮“帮助”徐坤完成诉讼程序。中介公司寻找人来处理诉讼,并制作虚假合同和其他材料。但她没想到会是

  然而,我弟弟几年前买的房子现在出了毛病。再审决定作出后,王氏夫妇向西城法院申请撤销执行,结果发现涉案房屋已被徐坤抵押,该房屋无法转回。徐坤还以房屋销售合同纠纷为由向朝阳法院提起新的诉讼。诉讼请求是要求王先生和太太将所涉及的房屋过户到他名下。此案已在朝阳法院开庭两次。

  东莞律师事务所主任赵三平律师提醒:诚信原则是民事诉讼的基本原则。法院诉讼活动严重,当事人应当正确行使诉讼权利。

  当事人的虚假陈述和出具虚假证据材料将影响法官对事实的判断,从而影响公正判决。一旦构成诉讼障碍或者虚假、恶意诉讼,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民事诉讼法》规定,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案件的严重程度,对伪造、毁灭重要证据,妨碍人民法院审理的,处以罚款或者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当事人恶意串通,企图通过诉讼或者调解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情节轻重予以驳回,并处罚款或者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场关于房屋所有权转移的普通纠纷导致了一场虚假诉讼
  • 的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