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普通程序(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被告去世)

发布时间:2020-09-21    来源:业界动态    浏览:

  

     案外人对执行提出异议,原告请求排除被告以其配偶的名义执行财产   

  

     【裁判要旨】1.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中,原告(执行异议申请人)请求排除被告对自己及配偶(被执行人)名下的房产执行,人民法院依法应当按照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的相关规定加以审理,认定案涉执行财产是否足以排除执行。至于原告的配偶(被执行人)所负的债务系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还是属于其个人债务,并不属于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的审理范围,人民法院不应予以审理。2.在执行程序过程中,虽然当事人没有在执行程序规定的期间内提出异议,但其实体权利并未丧失,其依然享有夫妻共同财产的相应份额,故案涉房屋在执行过程中依法应当保留属于其一半的份额,如法院将该房屋的拍卖款全部支付给执行申请人的,则属于执行错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9)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法第1868号上诉人(原审原告、案外人):章为真,女,1963年5月11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海淀区。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华风,北京京佃律师事务所律师。上诉人(原审被告、申请执行人):陈建华,男,1979年12月1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委托诉讼代理人:冯洪革,山东众旭律师事务所律师。原审第三人(被执行人):宁兆田,男,1963年6月29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海淀区。   

  

     上诉人因不服原审上诉人陈建华、第三人宁诉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清明初字第5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法院于2019年10月2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现已结束审理。   

  

     张伟珍的上诉请求:1 .确认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房产(以下简称1288号房)归该章所有,停止该房产的执行;2.将位于北京市西城区的拍卖房屋(以下简称102号房屋)的拍卖价款的一半分配给张伟珍;3.本案诉讼费用由陈建华承担。   

  

     事实和理由:1。本案涉及的第1288号房屋登记为真实姓名张,由真实父母购买。是张亲生父母送的礼物,是张的个人财产,宁也承认与此无关。宁依法应当承担的债务,应当先以其名下的股权及其他财产清偿,不应执行张名下的第1288号房屋。2.拍卖的102号房屋属于和宁夫妻共有财产。一审法院擅自拍卖102号房,并将拍卖款支付给陈建华。但该房产未办理产权变更登记手续,所有权也未转移,应依法予以转回,并保留张伟珍执行款的一半。3.本案执行依据应为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民钟艺字第245号民事判决,该民事判决变更了(2014)庆民一子楚1号民事判决中相应的债权本息,故原审法院执行所依据的判决有误。   

  

     陈建华认为:1 .本案涉及的1288号房屋是甄与宁婚姻关系中夫妻共同财产。虽然该房产是以张的真实姓名登记的,但没有证据证明该房产是其个人财产。在生效判决确定债权债务后,陈建华依法申请执行1288号房屋,张震无权排除执行。2.至于本案涉及的102号房,已经通过司法程序依法拍卖。根据执行异议的相关规定,张伟珍应在执行标的执行结束前提出异议,但他没有在法律规定的时间内主张自己的权利,因此不能依法主张自己对拍卖资金的权利。3.遗嘱执行人宁的债务是夫妻共同债务,发生在宁与结婚期间,宁与没有经济实力购买这么多房产,所以宁的债务应该是夫妻共同债务。   

  

     陈建华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驳回张的真实请求;2.张伟珍应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事实和理由:1。作为一个自然人,买不起宁这么多的房子和别墅。一审法院认定,山东绿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绿岛公司)的账号只是公司账户的一部分,不能推定山东绿岛公司没有为张伟珍支付相关款项。因此,宁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一审法院未能将宁的债务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认定事实有误。2.一审法院依法拍卖了涉案的102号房屋。在执行标的物期间,张伟珍没有对依法执行提出异议,应视为放弃这部分权利。执行后   

  

     辩称,本案涉及的1288号房屋为个人财产,实际上是张为其亲生父母购买的,是张送给其亲生父母的礼物。不是夫妻共同财产,陈建华无权申请执行该财产。本案涉及的102号房屋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一审法院执行财产时,出现了程序错误。张伟珍不知道财产的执行情况。而且该财产尚未办理财产转移手续,执行程序不应视为结束。张伟珍有权申请拍卖价格的一半归张伟珍所有。宁的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不属于本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的审理范围。   

  

     原审第三人宁提交了书面意见,称本案涉及的第1288号房屋是唯一一栋章为真实的房屋,是由真正的父母购买的。本案所涉及的102号房属于婚后财产,应分得该章的一半作为真实。此外,宁的债务正在积极偿还,山东绿岛公司也在准备开工建设,陈建华的债权通过房屋等安排偿还。   

  

     张伟珍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1 .确认1288号房屋所有权属于该章,停止执行该房屋;2.将102号房拍卖款的一半分配给张伟珍;3.诉讼费由陈建华承担。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5月14日,法院就陈建华与山东绿道公司、宁、宁兆旭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作出(2014)庆民一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确认山东绿道公司、宁兆旭、宁共同偿还陈建华剩余欠款3768万元及滞纳金30.5万元。该案上诉后,最高人民法院维持原判。山东绿岛公司、宁兆旭、宁未履行法律文件规定的义务,陈建华于2015年2月申请强制执行。在实施过程中,医院将宁妻子张实名登记的1288号房和宁实名登记的102号房进行了查封,并将查封公告张贴在居住的1288号房门口,并将照片拍入卷内。   

  

     2018年6月28日,法院裁定拍卖102号房屋。2018年11月1日,102号房以4,684,134.3元的价格售出,拍卖款于当月支付给申请执行人陈建华。2018年12月5日,该所通知北京市西城区房地产登记中心协助买受人办理产权手续。   

  

     2019年3月5日,外人对其名下的1288号密封房屋和宁名下的102号拍卖房屋提出书面异议。经过检查,医院裁定张伟珍的异议被驳回,张伟珍对执行异议的局外人提起诉讼。   

  

     1987年12月4日,与宁登记结婚。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我购买了1288号房屋,建筑面积177.72平方米,于2010年1月29日以张的真实姓名登记;我购买了102号房,建筑面积为55.86平方米,并以宁的名义进行了登记。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本案涉及的房地产是否有足够的民事权益排除强制执行。医院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了分析和认定:   

  

     一、关于宁债务的性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1条规定,夫妻一方事后共同签署或追认的夫妻共同表示的债务,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第三条规定,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对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发生的债务不予支持,除非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的共同意愿。本案涉及债务的《借款合同》借款人为山东绿岛公司,贷款金额5000万元。贷款用途为土地开发流动资金,贷款期限为2011年11月25日至2012年2月24日。由于《借款合同》借款未全部还清,(2014)清明一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确认,本判决生效后,山东绿道公司、宁昭旭、宁共同偿还陈建华剩余欠款3768万元及滞纳金30.5万元。根据张伟珍提交的《按账号查询账户交易明细》,从2011年11月2日至2011年12月31日,山东绿岛公司未将任何款项转入张伟珍实名账户,直至账面余额仅为4635.63元。陈建华虽然声称该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但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其为夫妻共同债务。因此,根据上述法律法规、生效判决确定的内容以及本案事实,不能认定该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   

  

     二、本案涉及1288号房屋权属性质。   

  

     关于本案涉及的1288号房屋,张伟珍提交了《房屋所有权证》、张伟珍的解释、张为民的证言、《银行现金交款单》等证据,旨在证明该房屋是在父母的帮助下购买的,是真正的个人财产。但在上述证据中,除了张是真实的陈述和的证言外,《银行现金交款单》仅证明张支付购房款是真实的,并不反映其父母将钱转给他或直接支付购房款的事实。《房屋所有权证》只能证明该房屋是以张的真实姓名登记的。但陈建华提交了、宁《结婚证》 《户口本》等证据,证明涉及房管局1288号的案件是甄与宁婚姻关系期间夫妻共同财产。因此,张伟珍要求确认1288号房屋为其个人财产的请求证据不足,不予支持。本案涉及的1288号房屋应认定为张、宁夫妻共同财产。   

  

     本案涉及的1288号房屋于2015年2月被法院查封。庭审中,提交的《离婚证》 《离婚协议》日期为2019年7月1日,《离婚协议》同意1288号房屋归张所有。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26条规定,被遗嘱执行人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的转移、设定权利负担或者其他妨碍执行的行为,不得对抗遗嘱执行人。根据上述法律法规,与宁《离婚协议》就本案涉及的第1288号房屋达成的协议,不得对抗遗嘱执行人。房子仍然是夫妻共同财产,张伟珍享有房子的一半份额。在执行房屋时,他应该保留张伟珍享有的已实现份额的一半。   

  

     第三,张伟珍能否对已拍卖的102号房屋的拍卖价格主张权利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规定》第六条第二款规定,案外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规定提出异议的,应当在异议所指的执行目标执行完毕前提出;执行标的由当事人转让的,应当在执行程序结束前提出。涉案财产被查封后,法院在张伟珍居住的1288号住宅门口张贴了查封通知书。2018年11月1日,102号房被法院拍卖,成交价为4684134.3元,并通知房地产登记中心办理产权变更手续,拍卖款支付给申请执行人。2019年3月5日,当张伟珍提出反对由外人执行死刑时,被执行人   

  

     综上所述,涉及1288号房的案件是和宁的共同财产,要求确认1288号房的所有权属于他并停止执行的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但第1288号房屋的共有人是张,在宁所负债务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情况下,该房屋实施变现所得的价款应当保留一半。本案涉及的102号房屋的执行已经结束,张伟珍要求分配一半拍卖款不在本案范围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3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26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6条第2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规定》第227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312条的规定,判决如下:1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房屋变更价格的一半份额不予执行;二、驳回其他主张。本院(2019)青知一4号执行异议裁定,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自动失效。案件受理费130,080.53元,张伟珍和陈建华各承担65,040.26元。   

  

     本院二审认定,本案的执行依据涉及:一审法院作出(2014)清明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后,陈建华、山东鲁道公司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12月6日作出(2014)民一中字第245号民事判决。判决书主要内容如下:一、变更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清明初。二.将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庆民一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修改为: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自2014年1月27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还款日止,按年利率6.56%计算),由山东绿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宁兆旭、宁共同支付陈建华剩余贷款本金28,536,300元的利息。"   

  

     本院确认一审法院认定的其他案件的事实。本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宁兆田所负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二、案涉1288号房屋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三、被拍卖的案涉102号房屋,是否应当保留章为真一半的执行款份额,章为真是否需要另行提起不当得利之诉;四、原审法院的诉讼费认定是否正确。一、关于陈建华申请执行的案涉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问题。本院认为,本案章为真提起的系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请求排除陈建华对自己及宁兆田名下的房产执行,依法应当按照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的相关规定加以审理,认定案涉执行财产是否足以排除执行,宁兆田所负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还是属于其个人债务,不属于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的审理范围。故原审法院将宁兆田的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加以审理,不妥,本院依法予以纠正。二、关于案涉1288号房屋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问题。章为真认为该房产登记在其名下,并且是由其父母出资购买并赠予章为真,属于其个人财产,应当排除陈建华的申请执行。本院认为,1288号房屋登记在章为真名下,且该房产系在章为真与宁兆田婚姻存续期间购买,依法应当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虽然章为真提交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等证据,证明案涉房产实际是由其父母出资,但并不能充分证明该房产系其父母的房产或其父母购买后赠予章为真,故章为真关于该房产系其个人财产并请求排除执行,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判令执行该房产并保留该房产一半变价款份额归章为真所有,并无不当。三、关于被拍卖的案涉102号房屋,是否应当保留章为真一半的执行款份额,章为真是否需要另行提起不当得利之诉的问题。本院认为,案涉102号房屋登记在宁兆田名下,但该房屋系在章为真与宁兆田婚姻存续期间取得,依法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原审法院执行该房产时,应当保留属于章为真的一半份额。根据 《银行现金交款单》 第六条第二款的规定,案外人依照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规定》 第二百二十七条规定提出异议的,应当在异议指向的执行标的执行终结之前提出;执行标的由当事人受让的,应当在执行程序终结之前提出。陈建华认为,章为真未在执行标的执行终结之前提出,故应当视为章为真放弃该部分权利。本院认为,在执行程序过程中,虽然当事人没有在执行程序规定的期间内提出异议,但其实体权利并未丧失,章为真依然享有夫妻共同财产的相应份额,故案涉102号房屋在执行过程中依法应当保留属于章为真的一半份额,原审法院将102号房屋的拍卖款全部支付给陈建华,属于执行错误。虽然原审法院赋予章为真另案提起不当得利之诉的救济途径,但陈建华申请执行的案涉两套房产系基于同一执行依据,该案执行程序并未终结。在案涉1288号房屋尚未开始执行时,可以对此一并予以处理,即执行案涉1288号房屋时,对于拍卖价款的一半应归属于章为真所有,执行属于宁兆田的另一半执行款时,应扣除102号房屋拍卖款4684134.3元的一半2342067.15元。原审法院判令章为真另行提起不当得利之诉,并驳回章为真此部分诉讼请求,不妥,本院依法予以纠正。四、关于原审诉讼费计算是否错误问题。章为真起诉三项请求中:第一项为停止对1288号房屋的执行;第二项为请求将102号房屋拍卖款的一半分配给章为真;第三项为诉讼费由陈建华承担。如前所述,章为真两项实体请求均应当在本案中一并处理,即驳回章为真关于停止执行1288号房屋的请求,支持章为真关于返还102号房屋拍卖款一半的请求,故原审法院判令诉讼费由章为真和陈建华各承担一半,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张伟真实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有误,应依法予以纠正。根据第170,《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条第1款第2项,本院判决如下:   

  

     1.维持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庆初字第51号民事判决书;   

  

     二.将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第51号民事判决第2项修改为:执行本判决第1项时,应向申请执行人陈建华支付的金额中扣除2,342,067.15元,并如实支付给张。   

  

     本判决生效后,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青知一字第4号裁定自动失效。   

  

     一审案件受理费按一审判决执行;二审案件受理费为130,080.53元(张伟珍预付144,441.4元,陈建华预付130,080.53元),张伟珍和陈建华各承担65,040.26元。当事人先行支付的剩余部分应当返还。   

  

     这个判决是最终的。   

  

     王法官   

  

     任雪峰法官   

  

     曾赵辉二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法官   

  

     簿记员张莉   

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普通程序(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被告去世)
  • 的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