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教师绩效工资(2019年教师绩效工资最新标准)

发布时间:2020-09-18    来源:业界动态    浏览:

  

  

  2020教师绩效工资新标准   

  

  义务教育学校实施绩效工资政策已经十年。十年来,义务教育学校教师出现了明显的变化,教师流失率降低、稳定性增强,政策效果逐步显现。但与此同时,也有一线教育工作者反映,绩效工资政策仍然面临一些新的困难和问题,亟须从改革层面和实施层面加以完善"义务教育学校绩效工资政策实施情况分析评估研究"先后在2013年和2018年进行,调研结果对我们深入了解这一政策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究竟存在哪些问题和困惑,又应该从哪些方面改进,进行了分析,提供了答案,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问题和困惑   

  

  绩效工资政策实施十年来,各地不断深化义务教育学校绩效工资制度改革,教师工资待遇保障机制不断得到优化,绩效工资分配与岗位业绩关联度增强,调动了广大义务教育学校教师的工作积极性、创造性,教师流失率降低、稳定性增强。但也有一线教育工作者反映绩效工资政策仍面临困难和问题,对此,我们通过调研,认为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绩效工资与基本工资增长速度不平衡。   

  

  从各地调研看,按照国家要求,各地均实施义务教育学校教师绩效工资制度,工资结构逐步体现教师工作绩效,但近五年出现绩效工资增长速度放缓的现象。调研发现,从2009年到2013年,各地教师月平均绩效工资增长速度远高于基本工资增长速度,为60%。从2013年到2018年,教师月平均绩效工资水平持续稳步增长,从1165.9元增加到1632.8元,五年间增加了466.9元,月平均绩效工资增长了40%,但增长速度低于基本工资增长速度(56%)。   

  

  基本工资和绩效工资不平衡的增长速度会影响绩效工资政策的实施效果2009年年到2013年,各地绩效工资占总工资比例从10%提高到38%左右,到2018年,占比下降为36%。基本工资增长主要源于2015和2018年两次国家事业单位从业人员的基本工资标准调整,且工资极差拉大,影响了绩效工资的力度和政策效果。在调查中,教师认为在实施绩效工资政策中最多的问题是"地方教育经费有限,实施缺乏保障",其次是"绩效工资一刀切,筹措能力强的学校教师收入反而降低“。在调研中发现一些地方片面落实奖励性绩效工资政策,在没有增加绩效工资总量的情况下,从奖励性绩效工资中预先提取一定份额的资金,作为班主任、农村教师和校长等特殊岗位的津贴补贴,剩余部分才根据考核情况进行分配,绩效工资力度减弱。   

  

  学校在绩效工资实施方面缺乏自主权。   

  

  学校在教师绩效工资实施方面缺乏自主调整权,很难根据自己学校的实际情况,对教师的绩效进行考核奖励。从不同办学主体学校看,区属学校教师月绩效工资占总工资比重相对较高,占42%,其他类型学校在31-37%之间。近五年,所有类型学校的绩效工资占比均出现不同程度下降2013年到2018年,基础性绩效工资与奖励性绩效工资结构比例稳定,分别占67%和33%。国家政策建议基础性绩效工资与奖励性绩效工资的比例为70%和30%。从各地实际落实情况看,奖励性绩效工资比例有所增加,基础性绩效工资比例有所下降。在实地调研中,一些中小学反映,希望能够增加学校在绩效政策方面的自主权,而不是按照上级管理部门确定的参考标准,统一执行。   

  

  虽然倾斜力度加大,但镇乡接合区和村庄学校教师绩效工资水平仍然偏低。   

  

  义务教育阶段,教师绩效工资水平稳步上升,农村教师月绩效工资涨幅最大,达到47.8%,其次是县乡。教师绩效工资偏向农村。但从总体水平来看,市、县、镇教师月平均绩效工资水平较高,而农村学校教师月平均绩效工资水平较低,尤其是乡镇和乡镇。从绩效工资对教师离职率的影响来看,与乡镇相比,城市教师的工资和绩效工资相对较高,教师离职率较低,稳定程度更明显。   

  

  在对教师进行的关于现行绩效工资政策是否偏向农村教师的调查中,41%的教师同意,29%的不同意,30%的不清楚。通过与2013年的调查数据进行对比,可以发现偏向农村教师的绩效工资政策得到了越来越多教师的认可,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当然,也有一些老师不了解政策。   

  

  班主任没有足够的激励。   

  

  近五年来,班主任的绩效工资水平和激励绩效工资水平明显低于非班主任。2013年以前,班主任绩效工资水平略高于普通教师,但不显著。根据2018年的调查,大部分班主任是青年教师,其中36.9%年龄在35岁及以下,教学经验不足10年,只有14.4%年龄在41岁及以上,教学经验超过26年。由于教师年龄小、教学经验少、职称低,班主任的绩效工资和激励绩效工资明显低于非班主任。在城市和农村,班主任年龄较轻的现象很普遍,尤其是在农村,这突出了许多教师不愿意承担班主任工作的现象,学校不得不安排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教师。   

  

  对青年教师的激励作用不够。   

  

  2013年,不同教龄教师的绩效工资和激励性绩效工资存在显著差异,主要体现在教龄21年及以上的教师显著高于教龄20年及以下的教师。2018年,不同教龄教师绩效工资和激励性绩效工资存在显著差异,更多体现在26岁及以上教师与25岁及以下教师之间的差异。结果表明,教师教学经验长,经验丰富,绩效工资水平相对较高。但这种激励机制不利于激发青年教师在教育教学中的积极性。   

  

  学科教师绩效工资的不平衡。   

  

  从不同科目来看,无论是基本绩效工资还是激励性绩效工资,it教师的绩效工资最高,其次是音乐和美容教师,差异显著。考虑到信息技术和美术类教师较少,平均教学工作量相对较大,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工作多、工资高的分布。进一步分析发现,信息技术、音乐、美术、体育的教师主要分布在主城区和镇中心的学校,而城市、县区和乡镇教师的月平均绩效工资水平相对较高,导致信息技术等学科教师的平均绩效工资水平相对较高的现象,这也从一个方面反映了农村学校教师的结构性短缺。   

  

  学校校长和其他教师绩效工资的不平衡。   

  

  从教师行政职务来看,2013年副校长(副书记)月平均绩效工资和激励绩效工资最高,其次是校长(书记),教研组组长和年级组长高于普通教师。2018年副校长(副秘书)和学校校长(秘书)仍然较高,但普通教师的绩效工资和激励绩效工资显著高于中层干部。   

  

2020年教师绩效工资(2019年教师绩效工资最新标准)
  • 的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