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贷定罪可以和解吗(套路贷定罪证据)

发布时间:2020-09-17    来源:业界动态    浏览:

  日常贷款的定罪可以和解吗?“常规贷款”常见案例   

  

  “例行贷款”是指以欺骗、胁迫、妨害、敲诈勒索、虚假诉讼等手段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的犯罪。通过签订虚假的高额贷款协议,使资金流动,任意认定违约,转移单个账户。一般来说,这种案件的性质应该由侵犯财产罪来确定。   

  

  

  不使用明显暴力或者威胁的,一般可以认定为欺诈;使用暴力、威胁、虚假诉讼等手段的,应当数罪并罚或者按较重处罚定罪处罚。   

  

  对于犯罪集团形式的“路由贷款”罪,应当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对首要分子进行处罚;对于参与者来说,如果知道他人实施了“例行贷款”罪,则应以共同犯罪处理。   

  

  

  一审案件编号:(2018)浙0424,240号,二审案件编号:(2018)浙04,361号,   

  

  [案例]   

  

  公诉机关:浙江省嘉兴市海盐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周云飞、何兴亚、黄嘉慧、鲍经建、朱文斌、张嘉峰。   

  

  嘉兴市海盐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7年8月,被告人周云飞、何兴亚、(2017年9月加入)、鲍景坚加入唐开杰(另案处理),在海盐县婺源街宜家花城社区设立“赢天典当行”,从事“例行贷款”犯罪活动。   

  

  

  犯罪集团借高利贷之名,利用借款人急需用钱之机,通过扣除家访费、押金、手续费等减少本金支出,用利息、押金等项目虚增借条金额,诱导借款人以虚增的贷款金额签订借款合同,制造虚假资金流。   

  

  为了督促借款人违约,设置了不允许向他人借款等不合理的违约条款,借款人在还款过程中以加班还款等外债为由单方面认定违约,并以通知家人、扣车等方式强制借款人支付高额违约金或一次性偿还贷款。借款人无力偿还时,被告朱文斌等人强行转移单个账户,从而达到非法侵占他人财产的目的。具体事实如下:1。2017年8月4日,被告人周云飞、何兴亚在何勤峰借款1.5万元的情况下,扣除相应费用后,实际向对方支付了9800元,并诱导对方签订了1.5万元的借款合同。同月28日,他收到被害人何勤峰还款人民币13500元,从中非法获利人民币3700元。   

  

  2.2017年8月11日,被告人周云飞、何兴亚、(参加活动)、鲍京健加入唐凯杰,扣除相应费用后,实际支付对方8.21万元,并诱导对方签订借款合同13万元。到同年12月,接受被害人蒋敏超偿还10.946万元并支付违约金2万元,从中非法获利4.736万元。   

  

  3.2017年12月25日、2018年1月2日,被告人、何星亚、鲍京健与唐开杰、朱中伟联手。吴超借款4万元后,扣除相应费用后实际支付对方3.518万元,并诱导对方签订了两份贷款合同,贷款总额6.6万元。   

  

  吴超偿还2000元并支付违约金16000元后。2018年1月25日,被告人周云飞、朱文斌经过事先合谋,胁迫被害人吴超向张伟借款11万元(实际金额为9万元),并以此偿还上述债务及支付介绍费8.9万元。   

  

  在此过程中,被告人何兴亚、黄嘉慧伙同唐凯杰、朱仲伟诈骗人民币71820元;被告人周云飞、朱文斌敲诈勒索71820元,后被告人朱文斌介绍人受理费10000元。   

  

  其他犯罪事实省略。   

  

  [审判]   

  

  海盐县法院认为,被告人周云飞、何兴亚、黄嘉慧、鲍景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向犯罪集团“使用日常贷款”,被告人朱文斌、张嘉峰等人以“日常贷款”的形式骗取他人钱财。   

  

  其中,何星亚、鲍经建、均有巨额诈骗,而、张嘉峰、许均有巨额诈骗。此外,被告人周云飞、朱文斌以威胁、胁迫等手段向他人勒索现金71820元,数额较大。   

  

  综上所述,何兴亚、鲍经建、张嘉峰、许的行为均构成欺诈;周云飞和朱文斌的行为构成了诈骗罪和敲诈勒索罪。周云飞和朱文斌分别犯下了两项罪行,因此他们应该因几项罪行而受到共同惩罚。   

  

  据此,根据《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九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五条、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二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1)被告人周云飞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5个月,并处罚金4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3个月,并处罚金2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10个月,并处罚金6万元。   

  

  (2)被告人朱文斌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2000元;判处有期徒刑2年3个月,并处罚金2万元。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3.2万元。   

  

  (3)被告人何兴亚因诈骗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5万元;被告人黄嘉慧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4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被告人鲍景健,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5万元;被告人张嘉峰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   

  

  一审宣判后,被告周云飞以量刑过重为由提起上诉。   

  

  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事实清楚,证据真实充分,定罪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估]   

  

  近年来,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民间借贷日益活跃,为企业和个人筹集资金提供了便利,同时也引发了一种新型犯罪,“日常借贷”。   

  

  在办理校园贷款、车贷、房贷等。一些不法分子哄骗被害人接受不平等的合同条款,伪造虚假的银行资金,扣押被害人的产权证明,单方面任意认定被害人违约,通过转账单个账户恶意增加被害人贷款金额,软硬兼施向被害人索要高额虚假债务,并向法院提起诉讼,在虚假诉讼中获取非法利益。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罪日益猖獗。   

  

  这类犯罪不仅侵害了被害人的合法财产,还侵害了抢劫、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等刑事犯罪。这是隐藏在它背后的,也侵犯了受害者的人身权利。此外,它还通过虚假诉讼破坏司法公信力,需要通过刑事手段进行规制。   

  

  但“常规贷款”作为一种新的犯罪现象,没有法律概念,容易与民间高利贷相混淆。而且“例行贷款”一案包含各种行为,可能触犯多项罪名。因此,有必要了解此类案件的行为,并根据案件涉及的具体行为选择适用的罪名。   

  

  一、司法实践中“例行贷款”案件的常见行为   

  

  第一步:犯罪嫌疑人经常以小额贷款公司的名义招徕客户,用“无担保贷款、低息贷款、速贷”等字眼招徕借款人。当借款人无法通过正规渠道借款但急需流动资金时,犯罪嫌疑人往往会以行业规则或违约金、押金、上门费、代理费等相关手续为名,与借款人签订虚假的高额借款合同、阴阳合同,让受害者实际得到。   

  

  合同签订后,犯罪嫌疑人将虚假的高额贷款金额转移到受害人的银行账户,但立即要求受害人立即提现,并当场返还多余部分。通过创造银行资金流的痕迹,形成银行资金流与借款合同一致的证据,为后面提到虚假诉讼做准备。   

  

  第二步: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犯罪嫌疑人不希望借款人按时还贷,但通常拒绝接电话,“玩失踪”等,故意使借款人无法在约定期限内还贷,“违约”。当被害人无力偿还虚假高贷、高罚时,犯罪嫌疑人会通过“单户转平户”的方式进一步增加贷款金额。   

  

  即由另一家小额贷款公司或个人替受害者偿还第一家公司的债务,然后借款人以更高的金额与其签订借款合同,将贷款金额层层转入单个账户,进一步增加贷款金额。   

  

  第三步:当借款人的贷款金额积累到一定程度后,犯罪嫌疑人会想方设法诱骗借款人签订房地产或汽车抵押合同,以缓解还款压力,然后带借款人到公证处对房地产抵押合同进行公证,取得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公证证明。   

  

  第四步:当虚假债务积累到一定数额,达到犯罪嫌疑人预期目标或抵押房产、汽车等价值时。犯罪嫌疑人开始以各种方式收取债务,包括殴打、非法拘禁等暴力手段,以及语言威胁、电话轰炸、堵塞钥匙孔、泼油漆、撬门、盯梢等软暴力手段。   

  

  或者向法院提起虚假诉讼,因为犯罪分子保留完整的贷款证据材料,往往可以得到法院的胜诉判决,从而迫使借款人按照虚假的高合同还款。至此,犯罪嫌疑人完成了“例行贷款”的所有环节,非法取得了被害人的房产、汽车或其他财产。   

  

  本案就是这样,被告人周云飞等人成立“兵赢天庭”,从事“例行贷款”的犯罪活动。被告不以获取高额利息为目的,而是以贷款的名义非法侵占被害人的财产,这是典型的“例行贷款”,而非私人贷款。   

  

  二、法律适用中涉及“例行贷款”的案件   

  

  “例行贷款”只是形象陈述,刑法上没有这种罪名,只是对一系列犯罪行为的统称。此类案件涉及多种犯罪,包括诈骗、敲诈勒索、非法拘禁、抢劫、寻衅滋事、虚假诉讼等。   

  

  在办案过程中,要结合具体案件的事实,根据刑法规定的犯罪构成要件选择罪名的适用。以非法占有被害人或者其近亲属合法财产为目的的,一般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五章侵犯财产罪。具体来说,有两种情况:   

  

  1.犯罪嫌疑人在没有明显暴力、威胁的情况下实施“例行贷款”犯罪,受害人按照约定交付资金的,犯罪嫌疑人的行为整体上属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等方式骗取受害人财物的诈骗行为,一般可以以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   

  

  在这种情况下,加害人在与被害人签订借款合同时,往往采用预扣利息、收取各种费用、经营银行等方法,使得被害人实际借款的金额小于合同金额。一开始,他只需要归还实际借的金额来欺骗受害者。   

  

  但合同到期后,被告索要债务时,要求被害人按合同金额偿还本息。受害人基于误解自愿还本付息的,诈骗罪成立。   

  

  2.犯罪嫌疑人在实施“例行借款”罪时,如果被害人在合同期满后拒不按照合同金额还本付息,犯罪嫌疑人使用暴力、威胁、虚假诉讼等手段实施诈骗犯罪以及抢劫、敲诈勒索、非法拘禁、虚假诉讼等犯罪,需要依照刑法的规定予以处罚。   

  

  其中,犯罪嫌疑人通过之前签订的虚假贷款协议、使银行资金流动等手段获得所谓证据向法院提起诉讼。如果法院判决受害人按照合同金额还本付息,则属于典型的三角诈骗,应认定为诈骗罪。同时,这种行为也符合虚假诉讼罪的构成要件,两者之间建立想象竞合关系应作为重罪处罚。   

  

  如果行为人使用胁迫手段,使被害人或其家属感到恐惧,然后交付财物,应认定为敲诈勒索罪。   

  

  如果犯罪嫌疑人以各种理由扣押被害人的财物,被害人被迫满足犯罪嫌疑人的要求,交付财物并赎回被扣押的财物,也应当认定为敲诈勒索,犯罪数额以被害人交付的财物为基础计算,不扣除贷款本息,因为被害人是以自己的财物为基础被扣押的,交付用于赎回财物的款项不是贷款的正常还款。   

  

  犯罪嫌疑人使用暴力手段,当场强行从被害人处夺取财物,以抵消所谓的本金、利息、违约金的,应当认定为抢劫罪。   

  

  此外,从司法实践的角度来看,“例行贷款”案件的实施需要联系在一起,将被害人引入预设的陷阱,通常需要采取团伙作案的方式,这就涉及到共同犯罪的问题。   

  

  一方面,根据刑法关于共同犯罪的规定,有证据表明三人以上组成相对严密固定的犯罪组织,有预谋、有计划地进行“例行贷款”犯罪,形成了犯罪集团,对首要分子要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进行处罚。   

  

  另一方面,对于只参与“例行贷款”某些环节的人,如果知道他人实施“例行贷款”犯罪,仍在一个或多个环节协助,则应以共同犯罪论处。在认定行为人是否知道他人实施例行贷款罪时,应综合分析确定被告人的认知能力、过往经历、行为频率和手段、与他人的关系、获利情况、是否因例行贷款罪受到处罚、是否故意逃避侦查等主客观因素。   

  

  如果部分参与者确实不了解真实的贷款情况,但帮助实施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或者妨害被害人及其近亲属正常生活,或者帮助捏造事实提起民事诉讼,符合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挑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虚假诉讼的构成要件,则以相关罪名追究这些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具体到本案,在实施“例行贷款”的过程中,被告人逐渐演变成主要成员基本固定、有预谋、有计划地实施“例行贷款”的犯罪组织。虽然没有明确的程序、章程和分工、利益分配等具体文件,但该组织在实际运作过程中自然形成了分工、合作、利益分配等默契关系,已经符合刑法意义上犯罪集团的基本特征,应当认定为犯罪   

  

  在犯罪集团的犯罪活动中,被告人周云飞对整个犯罪集团的形成具有凝聚作用,对犯罪集团的其他成员具有一定的支配地位,具体参与实施“例行贷款”犯罪活动,应认定为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并根据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进行处罚;   

  

  被告人何兴亚、黄嘉慧、鲍景坚是犯罪集团的骨干成员,应对其参与的犯罪行为承担刑事责任;   

  

  被告朱文斌虽然只参与了事后结算,但明知他人仍积极参与“例行贷款”活动,事后结算对欺诈结果的直接发生具有重要意义,促进了整个欺诈的完成,他不是从犯。   

  

  关于本案的罪名认定,被告人周云飞、何兴亚、黄嘉慧、乙   

  

  此外,在一些犯罪中,被告人周云飞和朱文斌还威胁要扣留汽车,在家里出示身份证,并支付重金,迫使受害者向他人借钱偿还所谓的债务,他们的行为也构成敲诈勒索罪,应依法一并处罚。   

套路贷定罪可以和解吗(套路贷定罪证据)
  • 的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