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卖合同纠纷案件的管辖权

发布时间:2019-11-17    来源:合同纠纷    浏览:

  如何确定买卖合同纠纷案件的管辖权
买卖合同纠纷案件的管辖权
  2001年11月21日,原与被告签署了《工矿产品购销合同》合同副本。合同第3条规定,“供应商(即原告)应将货物交付给买方(即被告)的仓库或指定地点”。原告完成供货义务后,双方于2003年7月3日共同确认并发出《对账单》,称被告仍欠原告155万元以上货款,但未就付款方式和地点达成协议。原告在原告所在地法院起诉被告支付货款,理由是收款方所在地是履约地。

  二。分歧

  对履行地及其管辖法院有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是双方共同签发的《对账单》对付款方式和地点没有约定。根据《合同法》第62条第3项规定,如果履约地不明确且需支付货币,应在接收方所在地履约。根据本案《对账单》,原告为收款方,本案履行地为原告。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原告履行合同的所在地人民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

  第二种意见是:《对账单》在本案中是基于双方签署《工矿产品购销合同》的买卖法律关系。管辖权应由买卖合同的履行地决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确定经济纠纷案件管辖中如何确定购销合同履行地的规定》,交货地为买卖合同履行地,被告所在地人民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

  三。管辖权确定依据

  购销合同(即购销合同)争议管辖权确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合同争议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民诉意见》)第十九条“以约定的交货地点为履行合同的地点;如果没有约定,合同的履行地点应根据交货方式确定。如果实际履行地与合同约定的交货地不一致,实际履行地应为合同履行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确定经济纠纷案件管辖中如何确定购销合同履行地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约定的履行或交付地点应为合同的履行地点。”;《民法通则》第88条(履行地不明确且以货币支付的,应当在接受支付的一方所在地履行,其他目标应当在履行义务的一方所在地履行);《合同法》第62条“如果履行地不清楚,需要支付货币,应当在接收方所在地履行;房地产交付的,应当在房地产所在地进行;其他目标应在履行义务的一方所在地完成。”第一百四十一条“出卖人应当在约定的地点交付标的物”,第一百六十条“买受人应当在约定的地点支付价款”等。在实践中,对于被告的住所来确定管辖权几乎没有争议。然而,由于对销售合同履行地的不同理解,因此产生了许多管辖争议。以上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4。对合同履行地的理解

  所谓的“合同履行地”通常被认为是“合同规定的义务履行地”,即义务的支付地。可以具体到本案,因为销售合同是“出卖人将标的物所有权转让给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法律行为,这就决定了销售合同是一种双服务有偿合同,所以销售合同双方都是权利人和义务人,买卖双方都必须履行相应的义务。具体而言,卖方必须履行交付约定标的物的义务,而买方必须履行支付约定价款的义务。合同法规定了买方的三项主要义务(第159、160和161条),要求买方转让甲方的所有权

  《民事诉讼法》第24条规定:“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本条款是确定所有合同管辖权的一般条款,应适用于确定销售合同的管辖权。根据本条的原意,履行地法院(包括价格接受地等。)相关的销售合同应具有管辖权,但《民诉意见》明确规定了销售合同的履行地,并且第19条“以约定的交货地作为合同的履行地;如果没有约定,合同的履行地点应根据交货方式确定。如果实际履行地与协议不符,实际履行地应为合同履行地。”然而,《规定》从最狭义上规定了销售合同的履行地。只有约定的履行地或交货地是销售合同的履行地。其他场所(包括价格接受地等)。)不应被视为履行合同的地点。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4条,由于对销售合同的履行地有特殊规定,只能从狭义上理解销售合同的履行地,而不能从广义上理解销售合同的履行地。还值得注意的是,《规定》的第19条与《民诉意见》的第19条相冲突。由于《规定》颁布后生效,《规定》自然应适用于销售合同履行地和管辖地的确定。

  了解《规定》作者:

  1。当事人在销售合同中明确约定履行地或者交货地的,约定的交货地或者交货地为合同履行地,上述地点的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

  2。双方在合同中明确约定履行或交付的地点,但在实际履行中以书面形式或双方约定的其他方式变更原约定地点的,履行地点由变更后的协议确定。否则,履行地点仍将根据原合同中的约定确定。此处的其他方法应包括双方的实际交货和收货地点,即实际交货地点应作为确定管辖权的履行地点。

  3。虽然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了履行或者交付的地点,但实际上并未交付货物,且双方当事人的住所不在合同约定的履行地点,案件的管辖权根据被告的住所确定。

  4。当事人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合同履行地和交付地的,无论是否实际履行或者交付,案件的管辖权应当根据履行地确定,即根据被告住所地确定。

  5。所有关于口头买卖合同的争议都受管辖,不履行合同。管辖权应根据被告的住所确定。

  6。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双方虽然在合同中有约定的履行或交付地点,但实际上并未交付货物,并且其中一方的住所在合同中约定的履行地点,则没有明确的方法来确定《规定》案件的管辖权。作者认为管辖权应根据被告的住所来确定。也就是说,只要货物没有实际交付,管辖权应根据被告的住所确定。关于实际上是否已经履行,存在程序性和实质性审查的问题。原告经常认为他已经履行了他的义务,所以他向履行地法院提起诉讼。被告可以对另一方不履行义务进行抗辩,并请求被告所在地法院拥有管辖权。在司法实践中,法院通常根据原告在诉讼阶段的申请,就实际履行是否属于实质性审查的范围确定管辖权。

  上述问题的原因可能在于反对陪审团

  虽然上述案件双方都有《对账单》,称被告仍欠原告货款155万元,但有必要查明被告欠原告货款155万元的原因,即被告欠原告什么事实和理由,并区分合同纠纷的哪种性质才是双方真正的法律关系。如果被告向原告借款,但仍有155万元以上未清偿,则表明双方之间存在贷款关系,因此原告所在地被确认为合同履行地没有问题,因为原告是接受付款货币的一方。然而,本案中双方的争议是基于销售合同之间的关系。《对账单》仅确认和澄清之前的事件。这只是一个“从属合同”。管辖权应根据“主合同”确定,即销售合同中约定的交货地,作为合同的履行地。在这种情况下,合同规定“货物应由供应商交付给买方的仓库或指定地点”。因此,买方仓库或指定地点为销售合同履行地,被告所在地人民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

  8。结论

  因销售合同产生的争议,无论是货款纠纷还是货物数量、质量、期限纠纷,销售合同的履行地点按照《规定》确定,管辖范围按照《民事诉讼法》第24条确定。
买卖合同纠纷案件的管辖权
  • 的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