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法第24条夫妻共债(婚姻法丈夫对妻子的责任和义务)

发布时间:2020-09-15    来源:业界动态    浏览:

  【婚姻法案例】妻子债务人返还?丈夫被指控去法院要求偿还债务

婚姻法第24条夫妻共债(婚姻法丈夫对妻子的责任和义务)

婚姻法案件,离婚律师咨询,婚姻律师【婚姻法案件】妻子和债务人还钱?丈夫被法院起诉还债,有一天何鸣收到法院传票。强仁原本是他妻子的叔叔,他在法庭上起诉了他,要求他在死前偿还罗云的贷款。强仁在起诉书中称,2015年2月至3月,罗云因资金周转困难多次向其借款,前后借款785万余元。然而,罗云借钱后,一分钱也没有还给自己,很多次,他都没有结果。现已自杀,但其所举债务为何与罗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共同债务,何明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现在暂时只要求何明偿还413万元及利息,剩余欠款另索。”面对这份起诉书,何鸣感到震惊。他还没有走出丧妻之痛,现在却被起诉,要求偿还妻子生前借的债。这是一笔超过400万英镑的巨额债务。他怎么还?      

  庭审中,何鸣为强仁的主张进行了辩护:首先,他提到自己不认识原告,从未与原告有任何财务往来,也从未向原告借钱。他不知道他的妻子罗云是否与原告有任何联系。2.据我所知,罗云生前是医院的护士,没有经营过企业,所以不需要借大笔钱。第三,原告与妻子是叔侄关系。原告非常清楚他妻子的职业和他的经济状况,但原告仍然借钱给罗云并信任罗云,后者的目的无非是追求高利率。因此,何明认为原告向罗云借出大量款项是不合理的。

婚姻法第24条夫妻共债(婚姻法丈夫对妻子的责任和义务)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银行流水记录,可以充分证明原告向罗云提供资金,罗云收取原告785.6万元,经调查核实。至于罗云与原告之间的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被告是否应该承担清偿责任?一审法院认为,原告和被告都证实,在罗云借款和收款过程中,被告不在场,被告还说他从来不认识原告。在罗云收取贷款后,原告未能提交证据证明他与被告就贷款进行了谈判。作为罗云的亲属,基于常识,原告在向罗云提供大额贷款时应该有合理的注意义务。但原告在提供贷款的过程中没有与丈夫协商,显然是不合理的。因此,不能认定被告和罗云有借款协议,原告也没有证据证明被告分享了罗云向原告借款所带来的利益。根据获得的证据,罗云收集的大部分资金被转移给了案外人员,只有一小部分被转移到被告的账户上。根据被告的陈述,他的账户也由罗云控制和支配,他自己也不清楚这笔钱的用途。由此可见,原告提供的贷款并非家庭生活所需,罗云欠原告的贷款是个人债务,被告不负责偿还罗云所欠的债务。不服提起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一审判决后,任强提起上诉,要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并要求何鸣偿还罗云的债务。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罗云以个人名义与强仁签订借款合同,向其借款785万余元。罗云自杀后,强仁以夫妻共同债务为由起诉何鸣偿还413万元。夫妻共同债务制度的建立旨在保护债权人,防止恶意逃废债务。该制度建立的法律基础是基于夫妻之间特殊的身份关系,夫妻财产在一定程度上是混合的,导致一定的外部责任。但是,这种责任应该是有界限的。界限是判断夫妻双方主观上是否同意共同借款,客观上是否共同借款或分享借款利益。在这种情况下,强仁并不认识何鸣,也不存在何鸣向强仁借钱的约定;虽然强仁借给罗云的资金进入了她丈夫的账户,但该账户实际上由罗云控制和使用,资金很快被转移。根据罗云的遗书,可以证明它并没有被何鸣占有和使用,也没有用于家庭生活和商业。何鸣没有恶意逃债的目的,不具备夫妻共同债务的特征,不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夫妻双方毕竟是独立的个体,各自人格独立,各自有独立的民事行为能力,原则上应各自承担行为所产生的法律责任。若不加区分 《婚姻法》 第24条司法解释(二)立法本意,会造成新的利益失衡。本案中,债务人罗云借下巨额债务后无法偿还,其本人已自杀身亡,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从其遗书看出何明对此确实不知情,也未将借款据为己有,其自身也是受害者,若再将罗云造成的后果转由其来承担责任,会造成新的利益失衡。因此,任强上诉请求何明承担涉案借款的偿还责任,本院不予支持。至于任强称何明因罗云死亡而完全占有夫妻共同财产,不判决何明承担责任不能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上诉理由,因债务人罗云已死亡,任强依法可以起诉罗云的继承人,请求继承人在继承罗云财产范围内对其债务承担偿还责任。任强直接起诉何明请求其承担罗云的全部还款责任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故江门中院驳回任强的上诉,维持一审原判。

婚姻法第24条夫妻共债(婚姻法丈夫对妻子的责任和义务)
  • 的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