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合同编与原合同法(民法典合同法编最新)

发布时间:2020-09-15    来源:业界动态    浏览:

  《民法典》非货币合同违约方解除合同权利的变更

  就货币债权债务而言,不存在客观上的不能履行和法律上的不能履行,履行负担过重。债务人是否有履行能力是另一个问题。因此,对于货币债权债务,不需要为违约方提供解除合同的权利救济,但对于非货币债权债务则不需要。有时,强迫非货币债务人履行合同规定的非货币义务,不仅使违约方陷入越来越深的困境,而且造成社会资源的严重浪费,所以大家还是从无意义的合同中解放出来比较好。

  01 、合同法下非货币债务违约方的违约责任和解除合同的权利

  《合同法》第一百一十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非货币债务或者履行非货币债务不符合约定的,对方可以请求履行,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 (一)在法律上或者事实上不能履行的;(二)债务标的不适合强制履行或者履行成本过高的;(3)债权人未能在合理期限内要求履行。”这一规定并没有直接规定非货币债务违约方的违约责任(《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违约方应承担违约责任),也没有赋予违约方在上述特殊情况下解除合同的权利(主流观点认为《合同法》第九十四条并没有赋予违约方解除合同的权利),只是赋予了违约方在极端情况下(不能履行或不适合履行)拒绝履行合同的权利。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既然违约方在上述条件下可以依法拒绝履行合同,虽然在一定条件下仍然不能认定违约方享有解除合同的权利,但实际上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进行解释,因为拒绝履行合同的权利意味着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摆脱合同的约束。南京新宇公司诉冯余妹商店销售合同纠纷案突破了《合同法》第一百一十条的规定,支持违约方新宇公司解除合同的权利。但一般来说,合同法并没有赋予违约方解除合同的权利。

  《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了解除合同的法定权利。“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一)因不可抗力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的;(二)履行期限届满前,一方当事人以自己的行为明确表示或者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的;(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未履行的;(四)一方当事人不履行义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合同目的无法实现的;(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如果这里的当事人是合同双方,则本条可以解释为违约方有权解除合同。但基于严格守约和诚实守信的原则,共识是这里可以解除合同的当事人只是违约方,而不是违约方。

  02 、中华人民共和国纪要项下非货币债务违约方的违约责任和解除合同的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纪要》第四十八条首次规定了违约方的解除合同权,但条件十分苛刻。“违约方不享有单方解除合同的权利。但在一些长期合同的履行过程中,如房屋租赁合同,双方陷入僵局,不允许违约方以起诉的方式解除合同,有时对双方都不利。在此前提下,符合下列条件,违约方起诉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支持:

  (1)没有违约方恶意违约;(2)违约方

  违约方似乎有权终止合同,这违反了商业道德。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纪要之所以赋予违约方解除合同的权利,是因为违约方拒绝解除合同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根据诚信原则,合同交易不是零和博弈,而是双赢关系。合同双方都要照顾到对方的合理期望,任何一方都必须尊重对方的利益。通常在合同僵局的情况下,如果违约方能够找到替代的履行方式,能够保证守约方履行利益的实现,并赔偿守约方因合同终止而遭受的损失,则能够保护守约方的利益;但在这种情况下,守约方坚持继续履行合同,可以认定守约方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最高法院第二人民法院编《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理解与适用》法院出版社P318)

  03 、民法典下非货币债务违约方的违约责任和解除合同的权利

  《民法典》第五百八十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非货币债务或者履行非货币债务不符合约定的,对方可以请求履行,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 (一)在法律上或者事实上不能履行的;(二)债务标的不适合强制履行或者履行成本过高的;(三)债权人未在合理期限内请求履行。有前款规定的例外情形之一,致使合同目的无法实现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请求解除合同权利义务,但不影响违约责任。”对比这一规定与《合同法》第110条的区别,《民法典》增加了第二款,在第二款中,当事人,不仅是对方当事人或者对方当事人,都有请求解除合同权利义务的权利,也就是说,不仅是非违约方有请求解除合同权利义务的权利,而且违约方有将违约请求权与解除合同请求权分离的权利。比如违约方主张解除合同时,守约方有权主张违约方的违约责任。也许给违约方解除合同的权利太刺眼了。《民法典》第五百八十条并没有直接表示违约方有解除合同的权利,而是表示缔约双方有解除合同的权利和义务,规定为双方的权利,但本质是一样的。

  此外,不难发现《民法典》规定的违约方有权主张解除合同的约束条件远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九大纪要》规定的条件,使违约方在合同僵局下有更多的机会解除合同。同时,为了防止违约方滥用权利,造成合同不稳定,《民法典》规定违约方必须通过司法途径解除合同,而不是通过通知当事人,有效限制了违约方解除合同的权利。

  与《民法典》和《合同法》第94条(《民法典》第563条)相比,解除权只能在极端情况下行使,即合同的履行得不偿失,违约方可以通过合同解除摆脱合同僵局;第二,只能适用非货币债务;第三,违约方只能通过法院或仲裁机构等司法程序行使撤销权;因此,它也被称为司法撤销。

民法典合同编与原合同法(民法典合同法编最新)
  • 的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