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车出车祸被鉴定为机动车(法院是否支持电动车为机动车)

发布时间:2020-09-15    来源:业界动态    浏览:

  【法律讲堂】电动车被认定为机动车

  裁判要点:交警部门认定事故涉及的电动车为机动车,是从行政管理角度作出的。实际上,保险公司不为这种所谓的“机动车辆”办理强制保险。因此,未能投保强制保险的后果不是被保险义务人的主观意志造成的,这种情况是不可指责的,因此被保险义务人不得增加责任。

  案 情,一名驾驶两轮电动车的被告人杜某与肖某的无照摩托车发生事故后,肖某死亡。杜某驾驶的电动车被鉴定机构按《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认定为机动车,双方按《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为平等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一款,肖某一家请求法院责令杜某在强制保险限额内先行赔付,然后按比例承担责任。杜某以电动车不需要购买强制保险为由,拒绝在强制保险限额内提前赔付,造成双方纠纷。审 判城固法院审理认为,两轮电动车在使用中是否需要登记挂牌,是否需要投保交强险,电动车驾驶人员是否需要取得驾驶资质等均无法律规定,电动车并未被纳入机动车强制保险范围。如判令被告在机动车交强险限额内先行赔偿,缺乏法律依据,也显示公平,随对肖某家属要求杜某在交强险范围内先行赔偿的诉求不予支持。双方按照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 确定的责任比列承担责任。,评 析市的纠纷集中在对方造成的伤害上。杜某驾驶的电动车被认定为“机动车”。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道路交通事故案件解释》)第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杜某是否应先承担交强险限额内的赔偿责任?围绕争议焦点出现了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杜某驾驶的电动车被鉴定为机动车,说明该“肇事”车辆在客观要件上属于机动车辆,杜某在购买该“肇事”车辆时认为该车就是电动助力车,但这只是杜某主观上的认识,对于该车辆客观上已构成“机动车”的要件,至于杜某知不知晓,并不影响该“肇事”车辆客观属性系机动车的认定。既然该肇事车辆已被认定为机动车,按照现有法律规定,杜某应当在交强险的限额范围内先行给予对方伤者赔偿,不足部分再按照双方责任比例各自承担。对先行赔偿的部分杜某可以向“肇事”车辆销售、生产商追偿。,第二种观点认为:尽管杜某驾驶的电动车被鉴定为机动车,不应要求杜某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先行赔付,应按照责任比例分别承担。因为目前交管和市场监督管理等行政部门并没有为超标电动车分类管理、登记、挂牌、购买交强险等环节提供办理条件。换言之,即使杜某明知该“肇事”车辆已经超出电动车的标准范畴,也无法为其投保。对超标电动车的管理疏漏是行政管理的缺陷,如果让杜某在交强险范围内先行赔偿,超出了当事人的可预测性范围,显然有失公平性。,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理由如下:一、交强险的补偿功能近年来,我国机动车数量突飞猛进,与此同时,机动车交通事故伤亡率持续上升。机动车未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第三者责任险,加害人无力支付赔偿,机动车发生事故后逃逸,使得交通事故受害人的赔偿问题尤为突出。为了缓解这个问题,交通保险应运而生。强制保险通过发挥保险的经济补偿功能,保证机动车事故受害者得到及时合理的赔偿,有助于保护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受害者的合法权益,尽可能保护相对弱势群体的利益,体现了以人为本、关爱生命、尊重人权的精神。二、国家对机动车的强制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条规定,国家实行机动车登记制度。机动车经交通管理部门登记后,方可上路行驶。未登记的机动车,需要临时上路行驶的,应当取得临时通行证。第十一条规定,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时,应当悬挂机动车号牌,放置检验标志,并随时携带机动车驾驶证。《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道路上行驶的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为机动车交通事故投保强制责任保险。通过以上三部法律可以看出,国家对机动车上路行驶有严格的审批程序,机动车必须登记、上市、强制购买强制保险。三、现实中对电动车的行政管理状态1999年,中国制定了电动自行车行业标准《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该标准规定电动自行车“最高时速不超过20公里,整车不超过40公斤,每次充电续航里程不低于25公里,具有骑行功能”,但出于利益考虑,并不能保证每个制造商都会遵守该标准。现实生活中,我们看到的电动自行车大多没有踏板,也没有骑行功能,速度远远大于每小时20公里。由于电动汽车未列入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机动车目录,超标电动汽车在办理机动车登记和保险手续时不能作为普通机动车处理,公安交通管理机关也不会依法登记上市。保险公司更无法为电动车提供交强险办理业务,想必大多数人都知道电动车买回来就可以上路,不用考驾照,不用登记,交管部门不查车,电动车违章不罚款,这就是现实中对电动车的管理状态。,四、事故责任承担剖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道路上行驶的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为机动车交通事故投保强制保险。本案中,杜某乘坐的电动车被认定为机动车,这是客观事实。比如,按照规定,杜某应该是本案的被保险人。然而某意识到购买强制保险的行为了吗?显然,现实是消极的。《道路交通事故案件解释》第19条第1款规定:如果未投保的机动车辆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忽视杜某的电动车被认定为机动车的事实。根据现行规定,杜某也是该机动车的保险义务人。但杜某没有购买强险,是因为行政部门没有为电动车购买强险提供前期服务。笔者认为,民法是调整平等主体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其基本原则是公平、公正,本案中杜某未给超标电动车购买保险是由于行政管理职能缺位所导致的,法律不能强人所难,杜某为电动车投保由于客观障碍(行政管理缺陷)缺乏可期待性,具有免责的事由。如果我们适用 《道路交通事故案件解释》 第十九条,对受害者看似是一种保护,但民事裁判应当是在相对一致的情况下保证双方当时人的权利义务得到合理分配,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让杜某在交强险范围内先行承担责任,势必会有加重杜某的责任,让杜某为行政职能的缺失买单有违公平性,也不符合民事归责原则。,因此,本案中杜某不应在交强险范围内先行承担赔偿义务。的这个案例就是电动车管理漏洞的一个体现。要避免类似情况的发生,有赖于国家建立统一的电动汽车管理体系或因地制宜制定地方性法规,以及电动汽车技术指标定位、生产质量监控和销售环节监管的规范化管理。

电动车出车祸被鉴定为机动车(法院是否支持电动车为机动车)
  • 的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