颇受争议的认定工伤案例分析

发布时间:2019-11-17    来源:工伤事故    浏览:

  五起颇具争议的认定工伤案例
五起颇具争议的认定工伤案例    其中一个案例是:在工作时间与抢劫路人的罪犯打架,跌打损伤被认定为工伤。一天早上,在居民区工作(一天24小时值班)的骆家辉听到路人被抢劫的哭喊声后,立即拦住了劫匪的去路,并要求他交出被抢劫的物品。在与劫匪搏斗的过程中,他不小心从22级台阶上摔下,摔到了车道拐角处的平台上,受了伤。
  其中一个案例是:在工作时间与抢劫路人的罪犯打架,跌打损伤被认定为工伤。一天早上,在居民区工作(一天24小时值班)的骆家辉听到路人被抢劫的哭喊声后,立即拦住了劫匪的去路,并要求他交出被抢劫的物品。在与劫匪搏斗的过程中,他不小心从22级台阶上摔下,摔到了车道拐角处的平台上,受了伤。罗向人民社会保障局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请。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发布了《认定工伤中止通知书》,要求罗勇提交更多见义勇为行为的鉴定材料。骆家辉补充了有关见义勇为行为的材料。经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核实,罗的伤势被视为工伤。物业公司拒绝接受该决定,并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人民社会保障局撤销该决定。在诉讼过程中,区社会管理综合管理委员会赞扬了罗的行为,认为这是一种勇敢的行为。

  法院对本案关键问题的裁决

  是关于勇敢行为的性质。公民的见义勇为行为,如打击违法犯罪行为、抢险救灾等,属于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应当大力提倡和鼓励。

  第二是关于善行的证明。确认见义勇为行为应当提供证明材料。在本案中,罗提供了相关文件,并发现他在勇敢行为中受伤。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骆家辉不顾个人安全,与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不仅保护了他人的人身财产和生命安全,也维护了社会秩序。法律应该大力提倡和鼓励勇敢的行为。

  第三是关于勇敢行为和工伤之间的关系。《工伤保险条例》第15条第1款第2项规定:“任何工人在为维护国家利益和公共利益而进行的紧急救援和救灾活动中受伤,应视为工伤。”据此,虽然雇员不是因为工作原因在工作场所受伤,但他们在维护国家利益和公共利益的活动中受伤,他们被视为工伤,应被视为工伤。

  案例2:一名女工上厕所时上夜班时遭到性侵犯,被认定为工伤。

  小芳是一家公司的员工。一天晚上,她在公司配电室的主机房值班。上厕所时,她遭遇了一名男子阿强的暴力性侵犯(别名,另一个案件)。小芳尽力反抗,大声呼救。这个人放弃了犯罪,逃离了现场。在这次遭遇后,小芳患有精神障碍和尿失禁。他去了许多医院,被诊断为压力相关疾病。公司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交了肖芳工伤认定申请。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已决定不承认工伤。小芳拒绝接受这一决定,并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法院对本案中关键问题的裁决

  1是关于是否履行工作职责。《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规定,雇员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履行职责时遭受暴力或其他意外伤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视为工伤。根据工伤认定的规定,应考虑两种因果关系,即履行工作职责与暴力和其他意外伤害之间的因果关系、暴力和其他意外伤害与伤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因果关系的范围。在本案中,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辩称,阿强对小芳的性侵犯与《工伤保险条例》中要求的“履行工作职责”造成的伤害无关。这是一个平行事件,没有因果关系,不属于“履行工作职责”。

  在这种情况下,小芳值班时,在通往厕所的走道上遭到阿强的暴力袭击。他受伤的地方属于合理的范围

  王某是农业科技园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负责本单位后勤保障工作。3月20日(星期五)14点左右,王接到单位通知,要在3月23日(星期一)上午召开会议,讨论年度单位目标责任制。会上将要求分管领导为分管部门制定工作计划,并安排王准备相关材料。当时,工作和休息时间是9点,16:30吃完饭,中午没有休息。3月20日下午,王按照平时的工作日程下班回家,在家查看了相关的会议材料。在这个过程中,他死于突发疾病。

  园区管委会就王的死亡事故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请。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决定园区管委会不安排王加班,所以王在家修改了审计材料,这不是工作时间的一部分,也不在工作,因此制作了《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王的妻子胡拒绝接受这一决定,并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取消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做出的不承认工伤的决定,理由是事实不清楚,适用的法律是错误的。韩寒再次提出申请,但由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拒绝确认,他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该决定。韩寒第三次申请,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第三次拒绝了。韩寒第三次起诉法院,法院第三次裁定撤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决定。

  法院对本案关键问题的裁决

  一是工作时间问题。工作时间通常指工作所需的时间。工作时间不仅包括用人单位规章制度规定的每日工作时间,还包括工作时间内的加班时间、工作时间和短暂休息时间。这里的加班是指员工由于紧急任务或繁重的工作量而继续在正常工作时间之外完成工作任务,或者员工被临时分配和安排使用个人休息时间完成工作任务的情况。是否反映单位的意愿和利益是判断加班是否可以被认定为工作时间的最重要标准。在家加班期间突发疾病死亡,虽然事故时间明显不属于正常工作时间,但如果工人为了完成单位分配的任务或最大限度地提高单位效益而占用个人休息时间加班,则视为工作时间。

  其次,还有一个工作问题。工作岗位通常指工作中涉及的领域及其自然延伸。与“工作场所”一词相比,工作的范围更广,他们不太注意工作的地点和职位,更强调工作责任和任务。在司法实践中,在工作时间,员工不可避免地会吃东西、放松和换衣服以满足个人需求。考虑到类似的行为在时间和空间上与他们自己的工作密切相关,因此,像洗手间、食堂、厕所等地方。员工在工作中因正常生理需求而暂时出现也应被视为工作。在用人单位明确分配员工加班的前提下,员工在单位办公室完成工作任务的行为当然属于工作岗位的情况。此外,如果工人完全掌握了工作量,并在任务完成后为了方便休息而将工作带回家完成,这可以被视为工作的合理延伸。

  三是关于突发疾病。突发疾病包括各种疾病。突发性疾病强调疾病的发作是意料之外的,无论疾病的具体类型、病因以及是否与员工的身心状况有关。重点是疾病的突然发作和后果的严重性。

  四是关于营救时间。《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第15条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48小时内突发疾病或抢救无效死亡应视为工伤。“48小时内抢救无效死亡”定义的重点是判断抢救是否成功

  第五是举证责任。《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至第二十条对工伤认定程序作了特别规定。就举证责任而言,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工伤认定申请人应当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八条的规定,提供能够证明职工受伤时间、地点、原因和程度的基本材料。其次,如果雇员或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而雇主不认为是工伤,雇主应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19条承担举证责任。第三,《工伤保险条例》第19条规定了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的调查核实责任。法律赋予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工伤认定的法定权限。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收到工伤认定申请后,有义务调查核实工伤认定事实。

  案例4:一名员工从办公楼楼梯上摔下来时被发现受伤。

  孙谋被公司负责人指派去机场接某人。当他从八楼走到一楼入口台阶时,他滑了一跤,从四个台阶上摔在地上,导致四肢无法动弹。医院诊断为颈脊髓过度伸展损伤,伴有颈神经根牵引损伤、上唇挫伤、左臂擦伤和左腿皮肤擦伤。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为,没有证据表明太阳落山是由工作原因造成的,因此决定不将太阳落山视为工业事故。

  法院对本案关键问题的裁决

  一是关于工作场所的裁决。《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1款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在事故中受伤的雇员应被视为工伤。本条例所称工作场所,是指与员工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在多个工作场所的情况下,还应包括员工在多个工作场所之间旅行的合理区域。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完成驾驶任务,孙翔必须从八楼走到一楼外的停车场。因此,从8楼到停车场是sun两个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也应被视为sun的工作场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为孙受伤的地方不属于他的工作场所。它排除了在工作场所完成工作的合理途径,这不符合最初的立法意图或生活常识。

  第二是确定孙谋是否因“工作”而受伤。《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因工作原因”是指员工的伤害与其自身工作的相关性,即员工的伤害与其自身工作有一定的相关性。为了完成开车接人的任务,孙谋必须从八楼的办公室进入驾驶室到一楼。这种行为与他的工作任务密切相关。完成工作任务是孙谋客观上必须的行为,不属于他工作职责范围以外的其他无关个人行为。

  因此,孙谋在一楼门的台阶上摔倒受伤,这是他完成工作造成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称,孙在下楼过程中摔倒与他的驾驶任务没有直接因果关系,不符合“工伤”,缺乏事实依据。此外,在接到公司领导指派的开车和接人的任务后,孙谋在去医院停车场的路上从公司八楼跌落到一楼。他还没有离开公司所在的医院。他属于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

  三是关于孙在工作中的粗心是否会影响工伤认定。《工伤保险条例》第16条规定,工伤认定排除三种法定情形,即故意犯罪、酗酒或吸毒、自残或自杀,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视为工伤。员工在工作中的过失不属于上述排除工伤认定的法律情形,可以

  案例五:人民社会保障局发布《工伤保险条例》涉及产权的,可以向法院申请撤销

  王某驾驶双轮摩托车在隔离带翻车,造成车辆损坏,王某当场死亡的交通事故。第三人向人民社会保障局申请工伤认定,并提交《工伤保险条例》及交警大队出具的其他证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发出《工伤认定时限中止通知书》,理由是交通管理部门尚未就本案事故发出交通事故确认函。

  法院对本案中关键问题的判定

  1是关于《道路交通事故证明》是否是一项可诉讼的行政行为。人民社会保障局制定的《工伤认定时限中止通知书》,是工伤认定程序中的程序性行政行为。如果该行为不涉及终局性问题,对对方的权利和义务没有实质性影响,则是不成熟的行政行为,不具有可诉性。对方当事人提起行政诉讼的,不属于人民法院管辖。但是,如果程序性行政行为是终局的,对相对人的权利义务有重大影响,并且不能通过对相关的实质性行政行为提起诉讼而获得救济,则属于可诉行政行为,如果相对人提起行政诉讼,则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范围。

  第二个是关于《工伤认定时限中止通知书》的有效性。虽然根据《工伤认定时限中止通知书》第七十三条的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现场检查、检查、调查和有关检查、鉴定结论,及时编制交通事故确认表,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交通事故证明应当载明当事人的基本事实、原因和责任,并送达当事人。”但是,在实际道路交通事故中,也有道路交通事故原因无法确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无法出具交通事故鉴定书的情况。

  对此,《道路交通事故证明》第50条规定:“如不能确定道路交通事故的原因,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载明道路交通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当事人的情况和调查所得事实,并分别送达当事人。”根据事故调查,在这种情况下,交警大队只能依法拨打《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而不能拨打《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因此,在本案中,《道路交通事故证明》已经是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在《交通事故认定书》事故基础上做出的结论,即《道路交通事故证明》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的工伤认定所需的“司法机关或相关行政部门的结论”。

  三是关于《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是否应该被撤销。《工伤保险条例》第20条第3款规定:“司法机关或者有关行政部门的结论是作出工伤认定决定的依据的,在司法机关或者有关行政部门作出结论之前,应当暂停作出工伤认定决定的期限。”本案中,第三方在申请工伤认定时已向人民社会保障局提交《工伤认定时限中止通知书》。也就是说,第三方申请工伤认定时,不存在《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的可以依法做出中止决定的情形。因此,根据《道路交通事故证明》第二十条,人民社会保障局认定《工伤保险条例》为适用法律法规的错误,应予撤销。

  人民法院撤销被告《工伤保险条例》判决生效后,被告应恢复涉案职工工伤认定程序。
颇受争议的认定工伤案例分析
  • 的相关阅读